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梁长峨 | 致彼岸书:炮王谁也举不起——读赫尔岑手记之六

发布者: 纤指素心 | 发布时间: 2020-9-11 20:25| 查看数: 1036019|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梁长峨 | 致彼岸书:炮王谁也举不起——读赫尔岑手记之六

这是一种没有真才实学,只有空空皮囊,除了上班办公外什么也不会做,除了公文格式以外什么也不知道的阶层;这是一帮精于官道,擅长投机,溜须拍马,互相欺骗,日夜琢磨如何升官的政客;这是一群钻在各级官府、各级法院和警察局里供职,嘴上为民,内心为己,整天用成千上万张贪婪的大嘴吸百姓血的吸血鬼。
这是赫尔岑笔下描写的群丑图。
赫尔岑所处的俄国时期的官场黑暗无比肮脏不堪。举国官场层层盘坐着“老虎”,处处布满着“苍蝇”。在利益上,京城与外地官员互相勾结,上下级官员互相勾结,同级官员也互相勾结。他们联手犯案,撕破法网。结果谁都像谁一样的有罪,可又谁都安然无恙,照样风光无限,官椅稳坐,不停提升。
后来,“连沙皇政权像霰弹一样的炮轰也摧毁不了这些隐藏在雪下面的一片污泥浊水的堑壕。政府的一切措施都给削弱了,一切意图都给歪曲了;它受了骗,受了愚弄,让人背叛了,给人出卖了——这一切又都是在忠心耿耿的外表下,而且完全是遵守官场规矩进行的。”
斯彼兰斯基,一个俄国当时温和的政治家,他任西伯利亚总督时试图整治那里的官员、改善百姓的处境。于是,他成百成千地开除老骗子,结果成百成千任用的人又成了新骗子。两三年后这些新任用的官吏又发财致富了,而且从贪婪到手法,这些新骗子比老骗子有过之无不及。
有一个曾参加抵抗拿破仑侵略俄国的将军韦里亚米诺夫,他任西伯利亚省长时以为,用他那打击敌人的铁拳,可以制止营私舞弊。可是费尽气力,毫无成效,他只好收兵回营,完全罢手,再也不管了。
还有一个谢尼亚文,时任莫斯科省长。他对一个前来向他控告某种公然违法行为的白发农民说:“我要根除贿赂。”
老人无奈地笑了笑。
“你笑什么呢?”正义充塞了大脑的莫斯科省长问。他或许真的以为他个人手中的权力就能解决一切。
“哦,老爷,”农人说,“你饶恕我;我想起了我们的一个年轻好汉,他夸口说他能举起炮王,他真的试过了,可是他并没有举起炮来。”
老农人所说的是指1586年俄国铸匠乔霍夫铸成的大炮,重约39吨。
什么人能举起这门大炮呢?你、我、他?世界上绝对没有人能举起它来。老农人的这个比方无人可以反驳。
腐败对当时的沙皇俄国是全国性的,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整个社会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腐败的气息。无论谁只要有一点点可使用的权力,都使用在腐败上;只要有一点点可以阻碍别人通行的权力,都要别人留下买路钱。就像今天有个国家一模一样,各级官员虚伪奸诈,心黑脸厚,嗜权如命,嗜钱如命,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老百姓彻底失去对政府的信任。当时,凡是沙皇政府和法院判决到西伯利亚流放的人,沿途老百姓都不认为“是有罪的人”,而称之为“是不幸的人”。
这都是极权专制造的孽。因为既然是极权专制,就必然造就以皇帝为首的与老百姓根本对立的利益集团。为了维护极权专制,坐在顶层的专制者必然要选一大批为极权专制服务的官员。这一大批各级官员对极权专制是一把双刃剑。从对极权专制的巩固来说,他们是忠实工具和奴才。下级官员向上级官员下跪,上级官员向更上级官员下跪,全国官员都向皇帝下跪,集体表现对皇帝“无限崇拜、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忠诚”。可是同时他们又是食利者,为了巩固个人的地位和保证不断升职,每一个下级不仅在政治言行上表现出对上级“四无限”,还要不断送钱送大钱,让上级不断得利得大利。每一个上级得到哪个下级的钱多,就提拔哪个下级。这样,每个官员都黑着心去捞钱,捞国家的钱,又捞百姓的钱,比着捞得多,送得多,提升得快,最后整个国家各级官员成为集体黑心集团、集体盗窃集团、集体行贿又受贿集团;官员与官员,每一级官员与上级官员,都互为存在,每一方都依赖另一方而存在,每一方都是另一方的影,同时又是另一方的形,他们互相依存、互相卫护、互相滋养。对极权专制大厦来说,他们是附在身上的吸血鬼,永无餍足,永远也不会松嘴。最后,极权专制的最高统治者采取什么措施下达什么命令,“讲讲正直廉洁的漂亮空话,严厉惩办两三个偶然发现的坏蛋”等等,统统无济于事,只能像炮王那样,谁也举不起,眼见着极权大厦日暮途穷,风雨飘摇,慢慢坍塌下去。
赫尔岑写道:“要医治这种病有两个办法:一是把它公开;二是彻底改组整个机构,重新建立仲裁法庭、口头诉讼、民选官员以及彼得堡政府所不喜欢的一切设施中的人民的因素。”
公开?可能吗?造成这一切的首犯是皇权专制的最高统治者,他首先就不能也不赞成公开。赫尔岑说的办法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要把极权专制的制度变成民主自由平等制度,皇权任命制度变成广大人民的民主选举制度。但是,让皇帝革自己的命、自己用手废除维护自己身家性命的皇权专制制度,只能是笑话!


//////////

作者简介
梁长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散文家》副总编、《华夏散文》副主编、曾任宿州市作家协会主席,曾出版过《今日的灵魂》《无悔岁月》《爱的心路》等随笔散文集。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GMT+8, 2020-10-2 02:55 , Processed in 0.133829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