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蜜蜂与鹰 ——初识梁晓声先生印象 杨培德

发布者: 杨培德 | 发布时间: 2020-6-20 10:09| 查看数: 115595|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蜜蜂与鹰
——初识梁晓声先生印象
杨培德
听说他要来长春讲课的消息,是从一个好朋友的口中得知的。
他知道我是中国作协会员,愿意写作,故来问我,想不想听梁晓声先生的讲座?我一听,在惊喜中“锛儿”都没打,就说:“我去、我去”,然后还有点儿怀疑的问他:你不会是开玩笑吧?
我知道梁晓声先生如雷贯耳的大名,大概是通过报刊等媒介的宣传里,因为电视、电影我偶尔一看,时常发现有他著作改编的东西,但他的书我几乎没有读,尤其是系统的读。原因除了年龄老化,读不动大部头的书了,还因为宣传的名人是否是真文人的疑问。但我知道他是一名知识青年,是在北大荒摸爬滚打、受尽苦难的人。
仅此而已。
要听他的讲座,很多程度取决于他与我都曾经是“文革时期”的“红卫兵”,虽然他大我5岁,为兄,但那段经历都是相识的,都是刻骨铭心的。我想见识一下当今著名作家的他,对当年的爱恨情仇是怎样的坦露和忏悔……
不知是主办方的惯例,还是他的深沉,通知我们早8:30前到场,他却9点钟进场开讲。好在对这样的故事大家都见怪不怪了,只是我为此送孩子上学在途中让他转乘公交车,因为我怕迟到……
当他从长长的会场过道走向演讲席时,他的装束让我惊呆了:
黑色的棉外衣下,罩着一个清瘦的小老头,微微的驼背和夹着白丝的头发,更彰显了岁月对他曾经的残酷、以及他的普通再普通。
特别在他讲课的时候,我注意到他拿出装眼镜盒等东西的一个白色的布兜兜,似乎在五、六十年代人们在大街上随意提溜的那一种!要不是他讲课时目光的冷峻和舞动的手势,其混迹于人流中,没人知道他会是著名的作家,更无从知晓他的名字是被收入到英、美、澳三国“世界名人录”中的大名人……
他先从承诺来长春参加公务员《文化与社会》的讲座开始,一句“答应了人家的事,就要办”,印证了他为人的憨实。上次已登机因大雾没起飞、推迟了长春之行的他还于怀不释,当场解释又让大家再识其做人的风骨。尤其是说起1949建国以来发生的一切,他很冷静的强调,现在的人以为那时就是和谐至今,是那样吗?不要告诉孩子们一个不真实的从前……这不符合事实!
落地有声,铮铮硬汉。
他说,有人问我,对过去有没有忏悔?我说:我那时什么坏事也没做,看见语文老师在打扫厕所卫生,在改造自己,我退后几步,恭恭敬敬的给他鞠上一躬,并说代自己的哥哥向他问好,感动得老师手里的笤帚一下子掉在了地上,躲在厕所里放声大哭……所以我说,我不忏悔。在一本书的扉页上,我就是这么写的!
一个在困境中求生的年轻人,懦弱的外表下掩盖不了他善良的火热和为人的赤诚,在艰难的环境中,竟深藏着一颗如此顽强、果敢的心,不能不是我们民族传承道德伟力的作用,不能不是人性彰显善良功底的承延。正如他所说:“每个人脚下都有价值观的基石”、“人要有自己的秉性”、“要找回自己的脊梁骨”、“为民做主,要转变为由民做主”。
……
他缓缓的语速,不时就像水遇暗礁,翻卷成一个有力的漩涡后,继续欢歌向着前方,向着宽容、壮阔、美丽的大海——
“做一件事情要有点儿文化”,“文化会产生一些智慧的做法”……这些经典式的语言,如同醒世的长鸣钟,声声撼动人的心灵,让人自思、自律、自警、自醒、自忧,一种人性大善的回归,使人感到人类春天繁荣的到来已经希望在前了。
讲座结束后,他又主动请大家提问题和签字。为减少干扰,我们将讲座记录本和书放在讲桌上,排队等候他的签字。一个年轻的女同志没带什么可供签字的东西,现从包里翻出洗过的照片请他签名。还有一位中年妇女,抢着递上一本刚刚从别人手里“借”回来的、准备赠送人家的新书,代她女儿来求字,然后再重新拿本书送人家……更有一聪明的女性,情急之中,竟要过我的签字本,咔嚓、咔嚓地拍了两张留下来纪念。
“粉丝”们的热情绝不是年轻人的冲动,因为在座的都是国家公务员,更多的是因为对先生人格的崇尚和尊敬,也为他等身著作中所塑人类灵魂的折服,当然也包括我,一个作家“小巫”对另一个作家“大巫”的由衷佩服和赞美。
他很谦虚,坚持站着为大家签字的,后来时间长了,才坐下继续认真的签。他听主持人、我一乡友李新介绍我也是作家,写了好几本书,正要出第五本书时,他一连说了几个好,并热情的站起来与我握手,善意的让人拍照。
到11:43分,一切都该说再见了,但是他留给我的字,却成了我新的路标,并引发我对自己写作目的新的思考,也许,这是我写作人生的一次里程碑似得转折,这是他的提词告诉我的:
“爱写作,乃是最使人变得优秀的爱好之一。”
这就是2012年2月6日的纪念,一个最晴朗的日子里最美的回忆。
这一切,都再次印证了他在回答大家提问时所答:
“蜜蜂与鹰,我就是。”
“祝您健康长寿,您是民族的骄傲,您是民族的脊梁!”我与其的告别语,含义就是:
晓声先生,您是知晓民生疾苦并为之奋笔疾书的蜜蜂;您是痛击世间丑陋并为之勇敢搏击的雄鹰。
因为真正的作家,是有先知的、民族的灵魂;是敢于直面人生的、民族的脊梁。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GMT+8, 2020-7-16 21:38 , Processed in 0.118550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