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张洪兵散文 耕牛之殇

发布者: sck张洪兵 | 发布时间: 2020-3-24 12:29| 查看数: 1230394|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sck张洪兵 于 2020-3-26 10:24 编辑

耕牛之殇

      要杀牛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生产队。
      那时耕牛是生产队集体耕田耙地的主要依靠。在曾经的那个年月,生产队虽然有一台拖拉机,但耕牛依然是耕田耙地的主角。生产队的牛棚里都会养着几头耕牛,村民总感觉和耕牛很亲切。农闲时喂草料,农忙时饲料中才会添加用水浸泡的黄豆,有时耕牛收工回棚后,还会从牛口中直接用油瓶灌下四两菜籽油,增强耕牛的精力。
      耕牛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为人们劳动,人们对耕牛也递增了一份情感。忠厚老实、死心塌地,也成了人们对牛的最高褒奖。生产队里的一条耕牛在一次偶然的以外事故中丧失了劳动能力。
       我的家乡地处江淮平原,每年“两种两熟”,夏季收完小麦,还得赶着种稻插秧。夏耕之季,也是个多雨季节。连日阴雨,被水泡软的土有的难以承受重力,会塌方。那次塌方的是一座桥的一个桥头,尽管有木质桥桩和桥梁的支撑,但桥身的两块水泥板还是错分开一道不小的裂口,且向塌方的一侧倾斜。耕田耙地的活重,驾牛的人和牛都累,傍晚收工回家时,疲劳的身躯只盼着早点回家进食休息。要么绕远道,要么牛从水中过河,否则,这座桥是他们的必经之路。雨天的桥身,比较湿滑,那头耕牛最终走上了这座塌方的桥,牛身重力的作用,桥的支撑和桥身也在发生变化,牛的脚下一滑,一条牛腿滑进了桥身的裂口,失去重心的牛跟着摔倒掉进河里。闻讯赶来的村民们一起把牛弄上岸,发现牛的左前腿已骨折。
      在农忙的季节,这不仅是一次重大事故,而且绝对是大大的坏消息。队里急忙组织安排人请兽医来治疗,兽医的诊断,像迎面浇下的一盆凉水,熄灭了大伙心头的希望之火。这头耕牛即便通过接骨手术长好了,也不能再干重活了!
      队里的干部们紧急开会商议,最终形成初步意见,杀牛,分肉;牛皮、牛骨、拆骨肉、煮熟的内脏卖钱;待来年开春再买一头牛。次日早晨队里的干部们再次查看了牛的伤情,受伤的牛不吃也不喝,卧躺在牛棚的地上,受伤的腿蜷缩在胸前,牛的两只大眼睛里噙着忍痛的泪。虽然于心不忍,大家还是最终决定组织安排人请屠户来杀牛。
      耕牛断腿的消息,还在蔓延着村民们的担心;最新的要杀牛的消息,迅速传播。屠杀耕牛,是村里少有的事,大伙对耕牛都有着特殊的情感。可是,毕竟耕牛是队里的集体财产,不是由哪个人说了算;而且,当时大家经济能力都有限,没有哪家哪户能买得起一头牛,即使是受伤的牛。要杀牛的决定,这在当时的村里已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那天是个阴天,屠户来得很晚,已是下午的晚些时候,尽管他就住在临近的村里,似乎他也不情愿做这样的事。队里的男女老少,三三两两,很多人都去看望了这头受伤将被杀死的牛,都觉得很可惜,同情但很无奈。看着它的泪眼,我心头发酸,大脑瞬间回想起曾经在牛棚里趴上它的背玩乐的场景,而当时健康的它就躺在地上反刍;夏天里还会绕着它的身体抓苍蝇用来钓鱼;在夏日的夕阳西下时,在岸上看它舒服的泡在河里“打汪”……
       屠户到来时,牛已被弄出牛棚,卧躺在牛舍的屋外空地上。屠户远远的放下手头的工具篓,走上前看了看牛,他的眼圈里似乎也生出了泪。随后他吩咐队里的人准备粗麻绳和硬实的木杠,并特意嘱咐要找块布蒙上牛的眼睛。
      为了不让小孩看到血腥的场景,我们被大人们赶走了。远远地只能看到一群成年人围成的圈,命运多舛不能站立的耕牛殇于那场偶然的意外。围着圈的人们没有了往日的笑声,每个人的脸上都刻上了对耕牛敬畏的表情。


       张洪兵简介:江苏省淮安区人,号三迟客、一如散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散文学会会员、全国策划专家委员、“张洪兵职业经理人之家”网站特聘讲师(曾对话央视董倩老师)。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20-4-1 10:39 , Processed in 0.10109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