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58|回复: 3

关于格律诗用韵谈几点自己的看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 10: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吴劲松 于 2019-12-10 11:11 编辑

关于格律诗用韵谈几点自己的看法
文/吴劲松

    韵的本意指和谐的声音,用韵就是读起来听起来要和谐。和谐,并不是韵母相同就和谐,韵母不同就不和谐那样简单,韵母相同的字,在与声母配合后,读音方式会发生改变,有的不一定就能和谐,比如:风、蓬、蒙与生、明、争,虽然它们的韵母相同,但如果混用在一起押韵,就感觉很不和谐。有些字,它们的韵母不同,但由于读音方式相近,则往往又是和谐的,比如:衣与鱼,它们的韵母不同,如果用现代的语音来读就非常和谐,所以有的韵表把它们归为一个韵部,这是有道理的。比如诗经:《简兮》“左手执龠,右手秉翟。赫如渥赭,公言锡爵”中,“翟与龠、爵”,《蓼萧》“蓼彼萧斯,零露湑兮。既见君子,我心写兮”中,“湑与写(带助词押长尾韵)”,它们韵脚上的字,虽然韵母不同,古今也从未把之归入同一个韵部,但在我们今天读起来仍和谐可押。故和谐与否,不但与韵母有关,还与声母的配合及发音方式有着密切的联系。再比如在《现代汉语》中,这几个读音完全相同的字“合、阖、禾、河”,由于读音方式的不同(读成入声与非入声),其听觉效果也是差异很大的。特别是入声字,读时短促而直阻,很难分辨,再加上与声母的配合不同,古人将好多不同韵母的入声字都归为一个韵部,听起来也有它和谐的成分。
      随着时代的发展,语音也在变化发展,作诗用的韵表也由《平水韵》逐渐演变到《词林正韵》《中原音韵》及今天的《诗韵新编》与《中华新韵》,每种韵表,由于语音的变化与方言的不同,都存在着缺陷漏洞和不足,就是新声韵,也存在着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因此我们在运用时,要根据各个韵表的特点,择其优点,避其缺点,在遵守法则的情况下灵活运用,灵活选择新韵与古韵极其和谐的韵字。也希望新韵的缺憾与不足,能够根据韵的客观规律,进一步加以完善。顺便说一下,不管怎样完善,但不能出现错误,像《中华通韵》把e与ie üe混在一起,就大错特错了,ie、ue 中的e 实际读音为ê,即《注音字母》中的ㄝ,为了简便,才以 e 代之,单独的e 与o发音相近,只在与部分声母配合时才有微小的差别,《中华通韵》把e与ie üe整在一起,是肯定不和谐的,诸君不妨感受一下:如果把“歌、河、喝”与“爹、缺、学”之流的字,用在一起来押韵,能行吗?犯这样的错误是不能原谅的,如果将此类字用于混押,写入作品,就会给音韵界造成混乱而遗害子孙,是完全不可取的。
      依我个人的体会是:作一首诗或词或曲,有一个特别好的句子或词语或韵,必须得用新韵或古韵才合律时,我就根据它们来作取舍,选择应该用新韵或者古韵。确定韵后,灵活选择和谐的韵字,摈弃不和谐的韵字不用,这是我一直以来选韵用韵的原则和方法,提供给大家,可作参考。
      平水韵、词林正韵、中原音韵,都是古人曾经作诗所采用的依据,并留下了大量的优秀作品,将成为千秋万代历史文化传承的宝贵财富。这些韵,已经成为历史,我们只能遵守,任何人都没有权利修改和嫌弃它,它们将与古典诗词作品共同存在于历史长河中,每一个热爱古诗词的人,都应该对它们要有所了解,才能更深刻的体会出古人作品的美感来。所以古韵规则和入声字,将与古诗词作品共同传承于历史长河,万代千秋后也将永不泯灭。
      关于现代人作诗,我们当然可以保留古韵并运用其规则,写出具当代人生活信息和思想感情的优秀作品;也可以依据古人诗、词、曲遗留下来的格律及谱,运用现代语音的特点和规律,写出适合并具有现代语音特色规律和音韵美感的新作品。两条作诗的道路都是可行的,每个人都可根据自己的习惯和爱好自由选择。但不知古难以正确的认识今,古人留下的东西,我们还是有责任对它进行了解与传承的。
      在运用古韵作诗时,必须得严格遵循其规则,在符合规则的原则下,选择韵字,尽量避免一些与现代读音极不和谐的韵字。有些字的读音,在那个时代组合在一起,读起来是和谐的,但在今天,我们已经无法知晓并还原它们的读音,弄在一起当韵,读起来差别很大,已经很不和谐了,比如 “ü、u”韵,用时尽量不要混用,即使要混用,也可以分组隔开,相当于换韵的方法来用,这样既符合规则,读来也要好听和谐些。古韵把我们今天读起来在同韵母上的字,有些分得太细,这也不是他们有意要搞得那样复杂,而是在当时读起来它们的音韵是有所不同而不谐调的,如今我们读起来和谐了,再按他们的要求来用,总认为不合理而又觉得韵太窄,这时,你可以选择使用诗韵新编或新韵。
      关于“ü、u”韵,楚山先生提示我:“ü、u”韵,在古音中两者的主要元音、韵尾是相同或相近的,古代的“ü”韵是圆口音,与“u”韵大多相同、有的相近。今天普通话的“u”韵也是圆口音,但有别于古代的圆口音,而“ü”韵却也变为扁口音,所以差别特大。我试着改变一下口形去体会“ü”韵字的读音,感觉它与“u”韵字音就和谐多了。这个提示很重要,很有价值,为我们还原“ü、u”韵,并充分理解和体会古人作品的韵音美,提供了一把金钥匙,在此深表谢意。
      《中华新韵》也有许多不和谐的地方,有待改进,其中最不和谐的是把“eng, ing, ong,iong”混用在一起。南方人几乎不能接受,北方人,通过我的了解,有少部分能接受,但多数人还是能明显地感觉到它们的差异,并认为混用是不和谐的。所以我建议以后重编中华新韵时和一直坚持用新韵作诗的朋友们,最好把“ing”和“ong,iong”分成两个韵部,eng则可根据每个字的具体读音,分别派入ing与ong中。关于eng,由于声母的不同,有的与ing较为接近协和,有的则又与ong接近些,比如声母是f、p、m、w的,就较与ong更接近。如果能将eng分得更客观合理些,也就相对和谐了。
      我自己作诗,喜欢采用古韵,原因是入声字的仄用,读起来相当和谐美妙,那种音韵美的感觉,只可意会,难以言传,这是读古人作品久了,不自觉当中得到的一种认同感与美妙体会。但自己用古韵作诗时,也感觉古韵把有些同韵部的字分得太细,有时感觉到韵太窄,有力不从心的感觉,不得已而改用新韵,常常为此而遗憾,这也是古韵爱好者们常有的遗憾。不过有条路可以折中,那就是选用《诗韵新编》韵,它保留了入声仄用,读音又采用了现代语音的规律和特点,eng,、ing与ong,、iong也分成了两个韵部,这是古韵爱好者作诗用韵相对合理的选择。不过目前还没能全面普及和得到古韵爱好者的普遍认同,有待推广。但本人感觉《诗韵新编》韵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太死守韵部:像“衣与鱼”本身是和谐的而没归入一个韵部;还有就是笼统地将eng韵部的字全部归入ing,这也是不客观的,也是其遗憾之一。或许这些缺憾,也是其未能得到普遍认同和全面推广的原因之一吧。
      关于ing,eng,ong这几个韵,的确是一个挺复杂的问题,因为受古人用韵的影响,所以争论很大。具体到一首诗,将其相融,至于和谐与否,与其先后顺序和所处位置都有很大的关系,好坏只能靠自己的感悟,这就更加复杂了。首先得肯定,它们是邻韵,存在着一些相同的和谐因素,在诗经中,古人也有混用的先例,但具体到每个字,由于声母与声调的不同,其差别也是很明显的。至于要怎么分才更合理,肯定是有其内在规律的,有待于人们的进一步探究。
      至于“荣、兄、茕”,古人将其归为8庚,是因为古人的主流语音的读法肯定与现代普通话的读音不同,我们这里的方言就有把“光荣”读成“guāngyíng”的,这几个个例不能说明ong iong与eng ing就是和谐可押韵的。
      关于白居易的这几句诗:“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有人提到“扃”与“成、惊”押韵问题,首先它不是格律诗,不是我们要讨论的范畴,即便是作为绝句来说,那怕这样押了,“扃”字处也是弱韵的地方,用仄时可以不押韵,押平韵时,常常可以用邻韵,叫“飞雁出群”。“扃”可以看成是“成、惊”的邻韵借用,或“扃”那里的读音与现在不同,所以这些个例,还是不能说明ong iong与 ing就是和谐可押韵的。
      以上为自己的一些不成熟的敷浅认识,拿来与各位同仁进行交流,如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还望大家多多批评指正。

发表于 2019-12-3 10: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大作,得益良多,这是先生创作实践的经验之谈。也是当下韵文传承学习中需要解决的问题。正巧,昨天与几位诗词曲爱好者交谈时也说到对一些韵字使用的疑惑。因视力原因多日未上网,今晨开机即阅高论,这也算一种文缘。不仅收藏学习,并推荐本地老年大学诗词,曲联班作教材用。
多日未见,甚念!

点评

好久没来了,我也挺想念大家的,向您问好!也谢谢您赞同并推荐文中观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2-3 23:07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23: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念达斋主 发表于 2019-12-3 10:34
拜读大作,得益良多,这是先生创作实践的经验之谈。也是当下韵文传承学习中需要解决的问题。正巧,昨天与几 ...

        好久没来了,我也挺想念大家的,向您问好!也谢谢您赞同并推荐文中观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20-1-20 08:58 , Processed in 0.072999 second(s), 2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