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93|回复: 1

成都市龙宁书法作品展10月12日郫都区文化馆开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1 20: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英展讯丨“莫若以宁”——龙宁书法作品展将于10月12日在郫都区文化馆开展
主办单位

四川省书法家协会
成都市书法家协会
中共成都市郫都区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

郫都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郫筒街道党工委
郫都区融媒体中心
郫都区文化体育和旅游局
郫都区文化艺术中心
郫都区书法家协会

开幕时间

2019年10月12日  上午10:30

展览时间

2019年10月12日—10月26日
展览地点

成都市郫都区文化馆

(成都市郫都区中信大道二段2号)
舒炯题字“莫若以宁”



郫县,现在的郫都区,望帝丛帝在此建都立国,乃古蜀国文明发祥地,留下了”功在田畴”“德垂揖让”“二帝丰功传异代”之美谈。至今遗迹犹存。

李白曾摇头而叹曰:“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既表达了对蜀道艰难的无奈,也透过这苍茫的历史烟云,缅怀了先人的丰功伟业。李商隐则唱岀“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在庄生化为蝴蝶,还是蝴蝶化为庄生的迷幻中,望帝一腔真情尽数付与啼血的杜鹃。“西蜀子云亭”又留下一代辞赋大家多少故事……

悠远而烟云迷茫的历史,深厚又带神奇的文化传承,无不使追寻历史真相的后人魂牵梦绕。这方土地诞生了有开辟天府之功的望丛二帝,更培育了扬雄、严君平、张俞等文化名人,也是一代高僧圆悟克勤的出生之地。

而生于斯长于斯的成都著名书法家龙宁,自幼沐浴山川地脉之灵气,秉承先哲之遗绪,耳濡目染间,不知不觉蒙养了性灵,开启了文思。这又何其得天独厚耶!天地行无言之教,四时眷顾。“歇马独来寻故事,两汉文章愧扬雄”,先贤文脉世代相续。一句“书为心画 ”,扬子云的千古名言拨动了龙宁的心弦,也因之成就了他艺术人生的高点。

龙宁身材高大,圈内朋友常呼其为”龙大汉”,其性格豪爽亦善饮酒;友朋相聚,则交杯换盏,酒酣耳热之际,遂挥毫作书,墨烟淋漓,四周则一片呼声“好”、“妙哉”,众亦乐乎。虽如此,平日里读书习字,都在传世经典中游弋,养成儒雅、精致的个人气质。其书法也雕琢得秀美雅健而不同于他人。

龙宁对书法的爱好,萌芽于孩童时期,终日捉笔涂鸦,常搞得两手皆墨,衣衫尽污,却乐呵呵不知疲倦。乡邻父老见此情景,众皆叹曰:“大不易、大不易。小小年纪,竟专一如斯,此儿必大有出息矣。”

少小的爱好,由于坚持,竟成了一生的追求。

这种追求,是基于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与坚守,是基于骨子里那源自内心深处的文化自信。有了他,人生就有了底气,生命历程就有了种种深刻的体验。其体验的汇集,就成了我们从艺修学的必要储备,从而凝练为内蕴的人文精华。

龙宁一路走来,其中有困惑、有辛酸,也有快乐相伴。常言道:“一艺之成,良工辛苦 。”书法的学习又何尝不是这样。我每次走进龙宁座落在郫都区的家里,常见书案上墨迹斑斑,书案下、墙角边,堆着如山似的废纸,撕毁掉的习作。日前受龙宁之邀,又来到他的家里,眼睛里也有如是我见。落座,奉茶,龙宁的话语如炮弹般倾泻而岀。“有时一整天写下来,总找不到令人满意的作品。于是撕掉或揉成一团,那撕得心痛啊。”龙宁述说时,透过鼻梁上的眼镜,眼里都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哎!老师,书法太难(因我与龙宁有师生之谊,他一开口,总称呼我为老师),有时久久看不到进展都感觉得气馁了,但内心那顽强的信念,又咬牙坚持了下来。”在龙宁说话的同时,我掉转头又看见了四壁悬挂着的或临写或创作的各种尺幅书法。“嗬,写得好!”我不由得惊呼出声。形式多样,体态各殊的作品,有汉魏六朝碑刻、摩崖、墓志,也有二王一路的行草,更有他已具个人风格的创作。这其中有作为教学用的示范之作,也有自己作为研究,探索古今交融的创作。真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我们知道,教与学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数。龙宁在学习、研究、创作书法之余,也开馆授徒,以期书法这传统文化的象征能薪火相传,后继有人。除了为中小学生、学龄前儿童教习书法,也走进省市老年大学及其它教学机构,为成年人及离退休老干部授课。他对教学极其认真,批改作业、临帖示范,均一丝不苟,非常严谨。他常说:“教学是规范、是模式,技术的传授来不得半点马虎,否则会误人的,那将是一种罪过”。

由于他的兢兢业业,循循善诱及毫不保守的授业,凡是经过他指导的学生,都在飞快地进步着,在各种书法展览及赛事中,斩金夺银,频传佳绩。现在声誉日隆的青年书法理论家贺宏亮,就是在他的悉心指导下脱款而出,名满艺林。

俗话说,教学相长。在尽心培养人材的同时,龙宁自身的文化修养与书法境界也在不断地提升。

从早期对颜真卿《麻姑山仙坛记》一步一趋的刻意摹仿,到抽丝剥茧,深人颜家堂奥,洞彻颜家精髓,尔后又进军汉魏碑刻,如汉《石门颂》《曹全碑》《张迁碑》及北魏《龙门造像》《张猛龙》,体悟到了历史的苍茫、厚重、古朴、幽深。笔下渐渐有了斩杀之势,方圆并用,浑厚刚健。但在书艺探寻的路上,他依然没有就此止步,乃溯源而上,由先秦篆分,又兼习章草。我曾见他与林元建的数件信札,俱用章草书写,浑朴而夭矫,煞是不凡。再钟张以降,直入二王一系行草。《兰亭》《圣教》,固然多加临习,苏米之奇姿异态亦揽之入怀;而元之赵孟頫、鲜于枢及清初之王觉斯、傅青主也纳入囊中。经过一番锻造提炼、消化取舍之功,逐步显露出独特的自我格调,即儒雅平和,内敛精致。观其书,无剑拨弩张之强势,却展现出一片宁静安闲、中和平淡之意趣。哪怕是草书,亦是龙鸾群而不争,仙鹤翔天有序。正如汪帅先生为他总结提炼出的”莫若以宁”四字所作的注解,”以宁静的方式对待万物,对待书法。这个宁静、是淡定、是深刻、是不争、是不激不励,是心性在笔墨中的流淌……

说到与龙宁的交往,要追溯到八十年代初。那时,我在成都市汽车运输公司位于南门神仙树的一个车队工会工作。因为办宣传专栏,经常要用毛笔书写。我在写字的时侯,总能感觉到一双注视的眼睛。不久,一位很要好的同事到工会办公室来。开口就问:“舒炯,想不想收学生啊?”我不由一愣“什么,收学生?”,脑子里一时转不过弯来。因为那时我才二十多岁,虽在外面一些艺校里讲授书法,但尚没有收徒的概念。一见我这模样,他扑哧一笑:“看把你窘得。”随后接着道:“有个很爱好书法的朋友,观察你很久了,想向你学书法,怎么样?”“行吧”,我答应了。

于是乎,我结识了龙宁。以后,交往日益频繁。为了开阔他的眼界,我又为他介绍了林元建、万刚、梁晓龙以及刘新德、陈明徳等书友。在相互的切磋低砺中,龙宁的书艺不断提高,学习的劲头也愈来愈大。后来,成都市青年书法家协会成立,龙宁当选为常务理事。几年后书协换届,他又被同仁们推举为副主席。再往后又被推选为成都市书法家协会的常务理事。随着时间的推移,龙宁的书法愈来愈成熟,影响也逐步扩大,渐渐获得了艺界的认可。他的书法不受时风的束缚,并在追寻梦想的征途中向着更高境界攀登。数十年来,他参加了全国及省市的多项书法大展,获得诸多奖励与荣誉。作为成都书法界的中坚力量,郫都区的书法领军人物,已是众望所归。2017年5月21日,郫都区书法家协会成立的第一届会员代表大会上,龙宁被与会代表推选为主席。2019年4月的中美文化周上,他的40多幅书法精品佳作,受邀去美国纽约法拉盛市政厅展出,广受赞誉,为传统文化的精萃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作出了贡献。

前面已说到,龙宁是创作与教学并进。这二者的路数不相同,但又同样重要。一个是作者自身人格力量、生命意志的展现;一个是艺术薪传,延续文脉的重要手段。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其中蕴涵的独特民族精神,正是我们追逐风云,驾驶艺术飞舟,探寻中国梦的助力双楫。

人生的所有历练,都是修行。先圣云:“六十而耳顺”,龙宁已过耳顺之年,也修境平和,不受外界纷纭变化的幻象干扰,即将参透阴阳消长,人事艺理的玄机。坚守传统,坚持修炼、不畏艰险、持之以恒,终将迎来破茧而飞,自在无碍的一天。

2019年8月31日

(文丨舒炯,作者系四川省书法家协会顾问、成都市书法家协会主席)
 楼主| 发表于 2020-1-4 20: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坚守传统,坚持修炼、不畏艰险、持之以恒,会迎来破茧而飞,自在无碍的一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20-1-27 05:16 , Processed in 0.034168 second(s), 2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