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查看: 228024|回复: 1

3月19日选发江淮〈父亲的淮水情〉等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8 18: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的淮水情
江淮


      我父亲江鸣歧是喝丰乐溪水长大的徽州人,有幸在素称水乡的淮安工作。他一生从事师范美术教育,然而在他事业经历中却和水结下不解之缘:运河的千古传奇、洪泽湖的壮美风貌、黄河故道的历史悲情,开挖苏北灌溉总渠的雄伟场景……都撞击着他的心灵,触发着他的情思,催生出一幅幅令人心动的图画。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淮河遭遇百年不遇特大水患,下游包括淮安地区几十万人民受灾,发生蛇与灾民争树,人被毒蛇咬死的惨剧。当时父亲刚从南京大学美术系毕业,支援苏北到淮安师范从事教育工作,这一灾难使他十分难过,当时就创作了一幅《洪水噬人》的国画,记录了这一惨状,表达内心的感受。
      毛主席发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指示,周恩来总理亲自指挥治理淮河,古老的淮河将要获得新生,这让父亲倍感振奋,决心用手中的画笔,反映社会生活,讴歌新的时代。苏北灌溉总渠负责洪泽湖泻洪灌溉,是治理淮河的核心工程。灌溉总渠沿淮安向东到射阳入东海,按设计方案在淮安城南建一座闸,控制总渠水位。当时建国伊始,百废待兴,考虑到国情,周总理特地邀请苏联专家参与负责设计建造。为了表达苏北人民的友好情谊,当时淮安县政府决定在运东闸工地上画一幅油画欢迎苏联专家,父亲作为县里唯一的科班生,承担了这一光荣任务。经过多个昼夜加班,精心绘制,父亲完成了《和平万岁》巨幅油画,画面上方描绘了99只姿态各异的和平鸽在天空翱翔,下方是镇淮楼、文通塔、大运河等淮安景致,喻意千年水患将被彻底根治,苏北人民期待的幸福生活就要来临。这幅画矗立后,就受到了苏联专家和广大干群的好评。
      建国后的10年间,父亲见证和目睹了淮安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进行大规模水利建设,初步改变了全县有史以来大雨大灾、小雨小灾、不雨旱灾的状况,呈现了沟渠纵横、涵闸遍布的崭新局面,实现了全县万亩土地自流灌溉,昔日的废黄河两岸已经旧貌变新颜。这些成就对父亲震撼很大,他满怀**先后创作了版画《新式水车试制成功》,油画《淮安船闸》《实现全县水利化》《运东闸》,国画《席桥水电站》《水上丰收》《淮安第一船》《废黄河堤的新生》《园艺场的春天》,这些作品集中表现了建国以来水利取得的巨大成就,记录当时水利史上的重大事件,讴歌了淮安人民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不少作品在《新华日报》《安徽日报》等报纸上发表。为庆祝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原淮安县政府决定在镇淮楼上举办大型“美术、书法、摄影作品展”,集中展示建国以来淮安各行各业取得的巨大成就。父亲作为县美协主席不仅自己创作十多幅作品参展,还积极组织指导当地美术工作者进行创作。
      十年动乱期间,父亲被迫到五七干校进行劳动改造。干校坐落淮安西南,面对滚滚运河水,父亲白天和原县委书记邵凤翥一起喂猪,晚上伴着孤灯冷月舞墨作画寄情。其间父亲创作了国画《觅》《风雨归舟》《雨过洪泽湖》,表达他们这代人的迷茫彷徨和执著。
      改革开放后,父亲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创作高峰。为了寻找绘画素材,深入了解社会,他利用寒暑假到城乡各地观察采风:运河岸、洪泽湖堤留下他的足迹,河闸渔村留下他的背影,上千张写生印证着他的**。曾目睹过黄河改道给百姓带来深重灾难的父亲,欣喜地看到了淮河治理后两岸的崭新面貌,也目睹了南水北调工程的壮举。生活给了他更多的感悟,感悟也激发了他更多的灵感。其间父亲创作热情高涨,先后创作了版画《运河新貌》《淮上江南》《渔歌唱晚》《歌声十里》《彩虹灌满万顷田》《渔光曲》《夜巡》,国画《大江歌罢》《满湖渔歌》《薄雾鱼坞》《鸬鹚之乐》《运河岸春风杨柳》《水乡春早》《鱼跃》《急流》《憩》等作品,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淮安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再现水利基础设施的进一步完善,表达农民的丰收喜悦。其中《彩虹灌满万顷田》《运河新貌》《大江歌罢》等作品被选送参加华东六省一市美展,《渔歌唱晚》《觅》等作品被江苏省美术馆收藏。
     悠悠淮水情,拳拳赤子心。后来,父亲回安徽老家办画展,没想到竟突发心脏病去世,最后叶落归根,长眠在黄山脚下。然而,我们确信他的魂仍留在淮安,他眷恋淮水的这份情感已成为我们子女永远的记忆。


张为行 作

漂母井
纪效成

一口井
将千年的时光收藏
因为一次偶遇
水井,才有了名分

一位勤劳、心善的漂母
心疼一位落魄的青年后生
一碗粗粮饭
让一颗流浪的心靠岸、生根

那后生是韩信啊,他
始终不忘一饭之恩
虔诚地用千金来表达谢意
但漂母挥手婉拒,镌刻成永恒

四位文臣站立在一片翠竹里
守候着这一眼古老的石井
光滑的井沿和石凳
尘封不住前来祭拜的眼神

“漂母井”这三个金色的大字
浓缩着石刻家雕镂的艰辛
春夏秋冬的轮回中
只有你——漂母,微笑如新

贵人
张士旺

      中国有句老话,“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曾读过章子怡《我生命中的贵人》文章,她深情回忆对她教导、帮助较大的恩人(即贵人)张艺谋等人的事情,读后令人感叹。这不禁使我想起了我的贵人。
     所谓贵人,我认为就是对自己学习、生活、工作、成长等方面有过重大帮助、影响之人,即有恩之人。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上,有他人关怀、帮助,生活、工作才更精彩更和谐。
     我一生中遇到过好几位贵人,可惜,有的贵人我竟连是谁都不知道。
      我的第一位贵人,是当时在我老家范集公社任党委书记的席青山同志。1972年年底,我参加公社征兵体检合格后,因为当时当兵竞争大,加之“文革”时期的派性观念作怪,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我家成分等问题上无中生有做文章,写“人民来信”,甚至到公社**反映“情况”,意图阻止我当兵。席青山书记调查了解后知道这些情况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儿,便顶住压力,亲**板定兵,我这才得以穿上心仪的绿军装,走进人民**大学校。
      到了部队后,连队首长安排我当报道员,这是耍笔杆的活儿。一来,因“文化大革命”,学校也闹革命,文化知识学的很少;二来,部队担负着繁重的军农生产,白天要劳动,只能晚上写写稿子,所以没有稿件见报。后来,连首长见我是高中生,又让我兼任连队电工,担负农用机械维修保养工作,整天忙得团团转哪还顾得上写稿子,更甭说见报了。到了年底,因我电工工作出色,全连上下一致要求给我记三等功,当连队为我请功的报告送营党委后,营教导员(也是营党委书记)说:“他是报道员,没见过一篇文章上报纸,其它工作再好也不能立功。”立功泡汤了,我像泄了气的皮球,心灰意冷。这时,连队指导员王金义像兄长般多次找我谈心,引导我正确认识得失,鼓励我放下思想包袱,树立写稿信心。王指导员不仅积极为我协调劳动、写稿的矛盾,还常常主动与我一起研究写报道的线索及写作技巧,在他帮助指导下,我渐渐确立了写稿的决心和信心,当兵第二年的11月底,我终于在军区报纸上发表了一篇千把字的理论文章。有了经验,从此,登报便成了家常便饭。后来不但为此立了两次三等功,团政治处还把我借调到宣传股专职写报道。由于我报道工作出色,虽超过了服役期,不少战友退伍了,但政治处一再挽留我,直到第6年,我终于提了干。现在想想,要不是王指导员的关怀、引导、帮助,我早就退伍回乡种田了。
      说到提干,作为农村入伍的青年来说,这是我人生一个重大转折点。然而,遗憾的是至今我也不知是谁提议提拔我的。在转业多年后的一次外地战友聚会上,曾在团机关工作过的老同志有的说是政治处主任建议的,有的说是团副政委提议的,但这些老领导早转业远去他乡了,无从了解。但当时通知我提干体检时,事先我确实是一点消息也没有,而且一杯酒未请一支烟未敬一个人情未托过。说心里话,这两位领导人品我是敬佩的,他们都有可能是我的贵人。
      再后来,我提干仅一年余,便被调至军政治部工作,四年后又下基层,担任团政治处宣传股股长,从而解决了家属农村户口随军问题。转业至地方工作后,从医院人秘股副股长干起,一步一步干到办公室主任、纪检组长、院党委副书记。我肯定,每一步都有贵人相助,有的事情我略知一二,有的真是一点都不知情。但我肯定地说,在我这些人生进步的重大台阶上,我从未花过一分钱、请过一次客、送过一次礼。
      我心里清楚,这些成绩、进步的取得,最大的贵人,是纯洁、端正的党风政风,是上级组织上级领导秉公办事的结果。引为自豪的是,多年来,受严明清正党风政风熏陶,我也逐渐养成了坚持原则、敢于担当、善于谠言、乐于助人习惯。
      淡看世事去如烟,铭记恩情存如血。对我所知的贵人,我铭记在心,随时图报;对我不知道的贵人,我永远为他们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知恩图报,善莫大焉。我以为只有好好做人,做正直正派正义之人,才不辜负贵人的提携、关怀、培养。这也是最好的报恩之举。

过自己的日子
李炳金

      喧闹的年早已走远,开学的忙已步入正常,冬天的冷,也在春风化雨中消退。春,无可**地飞舞着,那份妩媚,那份张扬,淋漓尽致地向世人炫耀自己的出场。你瞧,那绿,在眼前晃荡的绿,蓬勃着新的生命,一派欣欣向荣,绵延着,一直移向远方。哦,迷人的春色。这份喜爱,从心底里微微荡漾。
      日子,在奔腾着向前,也在自己的手掌心跳跃。在跳跃的情怀里,心也渐渐处于平静。日子,在滴答滴答中缓缓流淌。于是,生活便有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或主张;于是,过自己的日子,成了生活的主题,也成了自己的主角。
      过自己的日子,是一份心情。心情,虽说会随时随地的变幻着,但真正要把控好自己的情绪,也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因为看惯了身边的人和事,要想保持持久的心性,并非一蹴而就。这就需要我们学会放下,放下自己的身份,用平常之心看待每天发生的凡尘俗事。其实,物是人非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着,你生气了,你烦恼了,又能改变什么?
      过自己的日子,也需要自己去把握。所谓把握,就是自己对生活的理解。人活在世上,都会遇到一些风风雨雨,如何看待并面对出现的情况,是在考验着自己的判断和智慧的。经历了一些事情,你才会发现,人是需要磨砺的,只有经风雨见世面,你才能在经历中学会坦然,才能在风雨中渐渐地走向成熟。
      过自己的日子,更需要去学习。俗话说,人活到老,要学到老,这是在警示我们要学习。事实上,人不学习,就会落后。每天,都有新鲜的事物出现,我们只有在生活中去学习,在学习中去感悟,才能适应环境,才能将日子过得滋润,将日子过成自己想要的模样。学习,是通向成功的桥梁,也是我们必须好好把握的。
      过自己的日子,其实也是给自己规划路径。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我们免不了受到一些思潮的影响,但不论怎样,都应让自己快乐起来,这是最基本的生活思路。任何时候,要量力而行,弄清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要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问题。简单,低调,过原汁原味的生活,做正直光明的人。
      过自己的日子,应做好自己。古人云:**当思己过,闲谈莫论他非。要树立积极的生活理念,在修炼中完善自己。

生命不息 英雄常在
谈天

      昨天,我的一位朋友在微信中转发了一段《寻找英雄王成原型蒋庆泉》的视频,我看后热泪盈眶,心情难以平静。
      电影中英雄王成的形象伟岸高大,光辉灿烂,最终以“敌人腐烂变泥土,勇士辉煌化金星”的方式结束了生命。而现实中英雄王成的原型蒋庆泉老人却默默无闻,最终因昏厥被俘,后又被交换回国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尽管电影的艺术写照与现实的人物形象反差巨大,但是当我看了《寻找英雄王成原型蒋庆泉》的视频,了解到老英雄的生平之后,内心同样感动。这种感动不仅仅是因为英雄的那句“为了胜利向我开炮!”更是为了老英雄当年在昏死状态下无奈被俘后的坎坷经历,特别是回国后隐居农村,历经被俘痛苦折磨所承受的常人无法想象的心路历程。
      战争结束,蒋庆泉被释放回国唯一向组织上提的要求,就是希望得到一枚抗美援朝纪念章。授章那天,他的老首长,已年逾百岁的裴周玉老将军将参战纪念章别到他的胸前,随即相拥着嚎啕大哭……
      看到这个场面,我泪如雨下。老英雄蒋庆泉尽管遭受不公正待遇受尽委屈,可他依然忠诚于自己的祖国,毫无怨言。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位初心不改的志愿军老战士的铮铮风骨。
      或许是我这个年龄的原因,老电影中所表现的英雄人物形象,总是记忆深刻,难以忘怀。如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英雄情结,都有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时代发展到了今天,英雄的意义被不断发扬光大。涌现出无数的抗洪英雄、抗震救灾英雄、见义勇为英雄……这些也是新时期最可爱的英雄。英雄的塑造,对于我们未来社会仍然非常重要,因为社会的变革和发展,都离不开时代英雄的引领。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从不缺乏的就是民族英雄,从不匮乏的就是民族精神。
     当今,社会的精神领域需要英雄事迹的感召和英雄情怀的激励。对照老英雄蒋庆泉,我们是不是应该扪心自问?蒋庆泉老人应该受社会敬重,受政府的关爱,更应该得到国人赞美!
     我感恩为保卫祖国和平流血、流汗甚至付出生命的最可爱的人。
     我钦佩那些有大爱情怀,回馈社会的成功人士。
     电影《英雄儿女》,让我记住了英雄王成,更让我记住了无名英雄蒋庆泉。

文学之缘
季学军


      前几天收到安徽书法家董兆乾在正月初八为我题签的七言诗书法作品。打开包裹,浓浓的墨香扑面而来, 字里行间浸满了我们之间的文学情缘。这是一首点赞我的藏头诗书法作品,诗中对我创办的“运河桨声”文学公众号给予赞誉,可谓一诗双关,情意浓浓。在年味还没褪去的正月里收到他的祝福,真是不甚感激。
      我是一位业余作者,在写作上虽没有成就,但喜欢欣赏别人的作品。心中不免多了份创办网络文学公众号的想法。生长在素有“运河之都”美誉的古城淮安,公众号总想以运河方面的元素命名。想到了著名作家刘绍棠1955年创作的长篇小说《运河的桨声》。刘绍棠被誉为“大运河乡土文学体系”创立者。他的运河文学作品影响了中国农村一代又一代人。正是他的《运河的桨声》小说,让我追根溯源地想到了淮安连接扬州的古邗沟。古邗沟一直以来被称为中国最古老的运河。“运河桨声”的音符应该最先是从古邗沟里发出来的。无疑淮安才是“运河桨声”音符的发源地。淮安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运河桨声”这一古老的音符应该得以传承下去。我斗胆地启用了“运河桨声”创办了公众号,邀请了内蒙古自治区作协副主席张继炼担任名誉主编,我担当执行主编。网络的力量是无穷的。“运河桨声”文学公众号这个远古的音符很快奏响于中华大地,受到了很多读者以及作家老师们的青睐。“运河桨声”公众号刊登的文学作品先后被《光明日报》《新华日报》《中国散文家》《人物传记》《华夏散文》《诗词世界》《市场信息报》《淮海晚报》《淮安区报》等报刊杂志选用。
      在“运河桨声”远古天籁的缘份时空中,我很荣幸地结识了许多写作者,邂逅了很多文学艺术家。董兆乾是我所结识的艺术家当中和我交流最多的一位老师。1963年出生在安徽阜阳的他多才多艺,散文写得好,古诗写得也很棒,同时还是书法家。
      通过和董兆乾老师的交往相处,知道他是位谦逊低调,生活俭朴,不拘小节的艺术家。每每受邀参加外地活动,他都会写一篇游记发给我,他的《六安访师拜名山》《太原行》《游漓江兴怀》《访友寻师情未央》《南国小岛游记》等每一篇游记读后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只有心中装着风景,每天才能感受到阳光的灿烂和大自然的美丽和谐。董兆乾不光心中藏有风景,他还将风景述于文字,生活中他是一位大美大爱的传播者。
      文学之缘拉近了我和董兆乾老师之间的距离。通过微信我请他给我的“运河桨声”题写刊头,他欣然答应,并很快邮寄给了我。正月初八,他又即兴为我题签了七言藏头诗书法作品,让我很是感动。用作家王臣的话说:千生百世,缘起缘灭,皆已注定。因为这份缘,更增进了我们的友谊。
     今世有缘,今生无悔。因为文学和董兆乾老师结缘,也祝他今后写出更多紧扣时代脉搏,讴歌新时代的优秀文学作品。
      季学军,江苏淮安人,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散文学会会员。



发表于 2019-4-27 12: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十分难过,创作了一幅《洪水噬人》的国画,记录了这一惨状,表达内心的感受。

深入生活,热爱生活才出好作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GMT+8, 2020-8-11 17:18 , Processed in 0.142000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