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1|回复: 0

5月29日选发著名画家罗其鑫《我的画就是我的话》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7 19: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画就是我的话
罗其鑫

5b0c277b79f8c.png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我就读于成都美术学校。周抡园先生教授山水,第一节课就提出了“中国山水画为什么不叫做中国的风景画,这是我们画山水的人一辈子都要思考的并解决的问题。”几十年来,我都尊师训在艺术创作中努力地思考这个问题,作为我的座右铭和艺术价值的取向。
      作为一个学画的人,我是幸运的。当时学校师资力量雄厚,仅山水课就有周抡园、赵蕴玉、罗新之三位老师。周抡园先生早年毕业于北平艺专,是人称黑白二萧的萧厔泉、萧谦中得意门生,主讲他的“本家山水”。赵蕴玉、罗新之先生则是张大千先生的亲传**,赵老师辅讲宋明山水,罗老师辅讲元代山水。当年在校学习,正值“三年自然灾害”。学校偏处于草堂寺和尚桥侧的几间茅屋之内,离街上有五里之遥,那时候粮食紧张,省高教局下令把体育课等一切与主课无关的活动全部取消,以节省体力消耗。我们除了上课只可以在图书室阅读和查找资料。以“精神食粮”来充饥以弥补“口粮”之不足,反而成全了我们青年时代只能学习的那段美好时光。
     我后来调到成都市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当时学校的大部分老师也调整到了该单位。感谢上苍,在国画创作室我能继续得到恩师的教导多年。“文革”中,书画界危机重重,一不小心就踩中“地雷”,在那个年代把国画当作“封、资、修”来批判。
     七十年代初国家经济陷于极度的困难之中,外汇紧缺,国家只能用工艺美术品和书画换汇,鉴于国内的政治环境,周总理在书画作品的出口上做了“不要把我们的文艺思想强加于人,只要不是反动的丑恶的黄色的都可以画”的批示。这是书画创作真正意义上的解放。我“文革”中没有改行,能以手中笔效力于国家,没有虚度年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为了使出口画题材丰富,研究所规定了每年一个月的写生任务,给了我就“师承”和“师造化”之间的一个串联和理解的机会。
     记得当年随罗新之老师去三峡写生,当时他已70来岁了,病倒在巫山的一个小旅馆里,我在照顾他的时候,请教了这次写生的收益,他只是反复强调了“气象大”这三个字,这句话给我震动很大,当时写生我只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山势山形结构特征上,只是在画所见、所知而已。没有用心去感受所画对象的精神状态,没有去思考我要画什么和他要求我画什么,可说是物我两忘,我现在画山水的体会是物我两忘不如物我相融为好。
      岑学恭老师由重庆迁来成都,开创了“三峡画派”。其作品气象之沉雄,笔墨之精到,山石云水刻画之精美令人惊叹,遂又拜其为师。他画的三峡堪称巴蜀画坛的一绝。我去了三峡若干次,自以为对三峡很了解,但觉得总画不好。后随岑老赴三峡写生,就此事请教于他,他私下风趣地告诉我,我画三峡并不是三峡具体的什么景,是在“造谣”。我的感悟“造谣”就是不为物象所惑而得其“意”。得了意,就自由了。
      我是一个四川土人,所描绘的题材主要是我所熟悉的蜀道、古柏和川江景色。我写蜀道,是写蜀道难行。蜀道是物象,难是感觉,行才是我真正表达的本意。画古柏,不是写其千奇百怪的形状和苍劲感觉,是在于表现生命与自然的抗争精神和对行人的呵护爱心。
      我现在的课题是画面上如何表现“苍茫”和“沧桑”,是否能成功我不知道。尽人事听天命吧!我不善言辞,只能说“我的画就是我的话”!
罗其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专委会副会长,成都市美术家协会顾问。

难忘的“火苗”
谢国丽

     去东北出差时,有一个镜头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天从地铁口出来,已是晚上十点多。雪暴,风也凛冽,感觉双脚一步一步踩的都是冰块。这样的天气,打不到车是肯定的了。刚走没多远,看到前方有火苗在跳跃,同伴欣喜地说,瞧,这里居然有在营业的烧烤摊,刚好过去看看呗。当我们相互搀扶着走过去,烧烤摊前已排了足有十人的小队,摊主三十出头,不高,干活麻利,炒饭,烧烤,油炸香肠,忙得井井有条。
     有顾客在催,老板快点呗,太冷啦!我们还要赶着回去呢。摊主听了一边爽气应答:好呐,马上就好。一边依然油盐味精酸辣粉,洗锅洗抹布清理灶台,一个程序也不少地忙着。忙完了还说,再急,不熟不热口味不到位都不能给你们打包走的,吃坏肚子可不是小事。完了收费,一份色香俱全,份量挺足的炒面也就收了8块钱。轮到我们时,同伴主动说,老板,这零下20多度的天气还出来摆摊挺不容易的,你等下多收点。摊主听了直摆手,虽说听你们口音是南方过来的,但咱也肯定不会多收你们一分钱,咱在这摆了近六年的摊,从不曾宰过外地客人,你瞧咱这也都是明码标价。
      那一刻本想还说上几句,这个点儿已经看不到饭店营业,天气又这么冷,又在这雪地里,还站在风口,每份多收几块钱,其实大家是可以接受的。只是话到嘴边终究没说出来,因为突然意识到:摊主六年以来用心经营的,不仅仅是他眼前这个可能用来谋生的小小摊位,还有他那温润而宽厚的,如火苗一般的熠熠生辉的人格。
      谢国丽:淮城人,欣洁织造有限公司业务总监,从事星级酒店客房布草的研发与销售。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

委屈
张清

     直直地坐在沙发上,右手一下,一下,用力地抚摩着已经起皱的心,暗示自己:不应该生气,自己当时面目得有多狰狞,孩子得有多生气,才会写出那样的话!
      这样想着,心中似乎略略顺畅了那么一点点,可是身体依然沉沉的。心中那一大团东西,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下降,去碾压已经起皱的心;另一部分上升,严严实实地堵在了嗓子眼。不对,再怎么样,她也不能这样说我,我是她妈妈!
     坐在车上,他说要到荷湖星城和几个朋友小聚,让我自己开车回淮阴。我木然地望着前方,心里全是那张纸上的内容。他察觉到了异常,瞥了我一眼,问:“怎么啦?”
      我努力地咽了口唾沫,试图将堵在嗓子眼的东西往下压压,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今天我找东西的时候,在苗苗抽屉里,发现一张纸,纸上写了一些字,我看了一下,好像是骂人的话,我又仔细看了一下,她竟然在骂我!”
      “哦!”他笑了。“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骂你?”
     “应该是去年夏天或春末的时候,可能是有一次下大雨,我在外面有事。她在家,没有及时关窗户,雨水打进来,把我们房间的地板泡鼓了,我当时可能说了她几句。”
     “哦,去年的事啊,你还真跟她生气?”他不以为然地说。
      “你知道她说我什么吗?‘长舌妇’‘妒妇’‘更年期’‘都已经七十几了’‘以为自己是18岁美少女’……”我胸口起伏,重重地喘着粗气,这些字眼又一次刺痛了我的心。
     “她不过是个孩子,再说了,这也是气话,你前几天不还夸她懂事体贴的嘛!”他依然轻轻松松。
     “她怎么可以这么说?这么多年来,我把一切最好的东西都给她,任何时候都把她放在第一位。整天心里就想着她喜欢吃什么,她想要什么……扒心扒肺地对她好。她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妒妇’我嫉妒谁了?我还真不知道自己究竟七十几了!我到底做什么了,就‘以为自己是18岁美少女’了……在她眼里,我真的就那么不堪吗?”盈满每一个细胞的委屈,化作泪水,滚滚而下。
“唉,你有什么必要这样?”他咂嘴叹气。
“什么这样?再怎么说,我也是她妈妈,她都不应该这样说我!哼,我算想通了,对她再好又有什么用?她日后能对我怎么样?我每天来回奔波、辛苦劳碌又有什么用?”我哽咽得无法再往下说。
     “唉!”他沉重地叹气,“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那是要中考的时候,孩子压力大,又是青春期,生气的时候写下那样的话,却让你这样计较,人家有孩子叛逆得还厉害呢……
“行了,你不要说了!”我心口堵得更厉害了,里面不只盛着委屈,又塞进去了恼怒和孤独,不被理解的恼怒和孤独,“我不过是心里难受,想向你倾诉下,你这唉声叹气的,搞得我好像多么不可理喻似的!”
沉默……
到荷湖星城门口,手机**打破了沉默,我瞥了一眼,她打来的,不想接!
**继续,再次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机,划下接听键:“喂”我冷冰冰地说。
“喂,妈妈……”语气带着哭腔。
“怎么啦?”我语气依旧冷淡,却坐直了身子。
“今天我让徐老师给我调位子,他不肯,我怎么跟他说,他都不肯。”她抽泣着说。
“就为这事?”我松了一口气,继续听着。
“我已经坐这个位置三个星期了,人家都换了,我跟他说过几次,他就是不给我换。”她还在哭。
他在一旁不耐烦地说:“这孩子真没用,这点事都处理不好,还哭!把手机给我。”
我侧过脸瞪了他一眼,继续说:“哦,老师不给你调位子,你觉得心里很委屈,是吗?”
“嗯。”依旧抽抽搭搭,可是没有之前的激动。
“你把电话给我!”他靠边停下车,要来拿手机。
“你烦死了!”我将手机正面盖在腿上,低低吼了他一句。拿起手机,继续劝道“其实这是多大点事儿,当然啰,站在你的角度,你几次请求老师调位子,老师总是不肯,你很难受,这也能理解。老师不肯调,也许是有原因的。”
“那些成绩好的,一跟他说,他就调。”她不哭了,语气中有着一些气愤,还有一些小小的自卑。
“你成绩也不错啊!”我有点儿心疼,也有点儿怨老师,但这不能让她看出来。“肯定不是这个原因。高中生了,我们不仅要学习知识,也要锻炼能力。这正是个锻炼的机会。妈妈相信你能解决好这个问题。”
“哦,那我明天再跟他说说看。”她平静多了。
挂了电话,心中蹿起一团火,将脸扭向他,“哎,你想干什么?你要电话想干什么?训她一顿?”
“我是想好好说说她,这么点小事,就哭。”
“你这样做除了让她觉得更委屈,哭的时间更长,还能起到什么效果?这时候你说大道理,她能听进去吗?跟你说多少次了,她难受或生气的时候,先认同她的感受,等她情绪稳定了,再好好教育。”他略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我不想理他。
到底该怎么引导她解决这座位问题?一路上,我思索着。
无边的绿色,高高低低,浓浓淡淡,从四面八方扑入眼帘。打开车窗,暮春的晚风吹在身上,很惬意。心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已腾空了,有点奇怪:先前满腹的委屈哪里去了?
在租住小区门口,看到卖杂粮煎饼的,“孩子喜欢吃杂粮煎饼,回头来买两块。”我自言自语。

坚持努力,才会成功
新安小学六(13)班  刘熹航

阳光射到地球,并不一定顺利,可能会被月亮挡住,可能会被云层遮住……但是每一束阳光终会等到没有月亮、云朵的阻挡,直照大地,给万物赖以生存的光源。人生也如此,只要坚持努力,终会有成功的那一天。
记得上五年级的一天,老师突然把我们几个同学喊到办公室,对我们说:“我们学校的《芦芽》杂志最近会从五年级15个班级中挑选优秀的稿件刊登。你们几个回去先修改一篇作文,明天发到我的邮箱里。”
一回家,我便激动地挑选一篇自以为很棒的作文进行修改,还让妈妈帮忙润色。妈妈还很肯定地说:“这篇没问题啦,肯定上!”我欣喜若狂,心情十分激动。
几天之后,看到同学们“呼哧呼哧”的搬来一堆《芦芽》,我十分开心。为了提前看看自己的文章变成铅字,我便跑到讲桌旁的书堆旁,悄悄取出一本,迅速翻看了一下目录。啊,怎么会没有我的作文,再仔细看了还是没有。我失落地将书放回原位,很难受,但又无可奈何,深深地叹了口气,回到座位上。
一到家,我便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见到妈妈的第一句话都带着哭腔了。妈妈听了,笑了起来:“没事的,别在意这事啦。我们下楼到花园里散散心吧。”说完就拉着我下楼了。
在花园里,我开始观察起爷爷买回来的桔子树。去年它只结了一个枳,可今天我发现树上已长出一个大大的桔子,而且颜色鲜亮,甚至找不出一处缺点,但整棵树除了它都没有另一个桔子了。我很奇怪便问妈妈,妈妈便语重心长地说:“这棵树没有长好,在刚搬来我们家的那几天还遇到了暴雨天气,只长成了一个枳,但经过一年的修整,它努力地生长,终于长成了桔子了。也就是说它用尽全力,这是它的结晶啊。”我想了想,好像突然懂了什么似的,拍手大叫:“对啊!”
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投稿成功了,不但在《芦芽》,还在《淮安区报》上发表了文章,达成了自己的愿望也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经过阻碍,阳光才能普照大地,果树经过风雨才能结果,人经过挫折才能成功。
(指导老师:朱锦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18-6-20 23:32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