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贾平凹参加“第二届贾平凹与中国当代文学全国学术研讨会”侧记

发布者: 赵日超 | 发布时间: 2018-6-1 07:36| 查看数: 281|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贾平凹:“你要袄,我就把裤子都给你”
——贾平凹参加“第二届贾平凹与中国当代文学全国学术研讨会”侧记


    五月的商洛,万物葱茏,风景如画。东龙山下,丹江之滨,商洛学院美丽的校园里,群贤毕至,少长咸集。5月26-27日,“第二届贾平凹与中国当代文学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商洛学院隆重召开,这是全国贾平凹研究专家再次相聚商洛学院的空前盛会,是一场思想交流碰撞的学术盛宴,也掀开了贾平凹学术研究历史崭新的一页。


     两天的时间如此短暂却又如此珍贵,此刻,大会已圆满落幕。按照工作要求,我们的任务就是写两篇“隆重开幕”“胜利闭幕”的报道稿,接待媒体同仁,协助他们写个报道而已。但贾平凹老师温润如玉的笑颜,学者们促膝长谈的场景、校园里人流如织的背影总在眼前挥之不去,回忆过去,平凹老师真诚憨厚、率真拙朴的大家风范却始终令人难以忘却……
四年前的11月6日,我校举办“第一届贾平凹与中国当代文学全国学术研讨会”,他莅临大会现场,发表《我的故乡是商洛》的主旨演讲,在全国引起热烈反响;四年后,我校积极准备第二届研讨会,在2018年春节前一天,校党委书记龙治刚在我校王思怀、黄元英两位教授的陪同下,如约拜访了平凹老师,他欣然接受邀请与会,并对会议的筹备方案进行了详细审阅。他一再叮嘱要“以文赴会”,论文要汇编成册。


   春节后,筹委会向外界发出会议公告后,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烈回应,原定120人规模的会开成了来自全国22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200多名专家、学者参加的大会,参会人数是第一届研讨会的两倍,在这其中不乏当代文学界的泰斗级人物。不管是从学术水准还是与会人员的规模都将本次研讨会推向了贾平凹研究的“全国一流”。大家怀着崇敬的心理走进他、分析他,被他感染、因他而激动……


    贾老师每次回故乡都是悄悄地来悄悄地走,谁都不惊动。如他所说,“我们村上人说,我们那儿像贾平凹这号人多得很,都拿车拉哩。每次回老家我兜里都装两包烟,见人就散,见谁都诚惶诚恐,见谁都笑脸相迎,生怕人家说谁家娃回来了,张了(自以为是,感觉自己特别了不起)”。5月25日,会议开始的前一天,筹委会问他“明天几点去西安接”,他说:“不用接不用接,我自己过来。中山大学谢有顺教授坐我车一块儿过来,可能会晚点儿。”工作人员说最迟要5点半前到,其他专家还等着一块儿吃饭。下午5点半,平凹老师在约定的时间准时出现,在沪陕高速的商洛收费站外,校纪委书记、研讨会筹委会主任王思怀迎上去,他推开车门走下车,一边握手一边继续打着电话。也在那儿等着他的商洛作家李育善开玩笑说,“电话还打不完,让书记等着。”他笑笑地说:“没办法,人在楼下站着呢,我给人家解释我在商洛开会不在西安。”


     一行人到了国际会议中心,正往大厅里走,棣花镇管委会的人抱着几大捆书让贾老师签名。看着一堆书,看着围上来的会议工作人员,还有环秦岭自行车赛的人,王书记说:“咋办?”平凹老师说,“他们赶到西安没赶上,又赶到这儿来了,签吧!”于是他当即掏出笔就在大厅左边第一个小圆桌上签名。结果一签不可收,李继高老师还忙着给《商洛学院学报》签,最后还是王书记解了围。

     回到房间一落座,他就详细询问会议准备情况,看了《论文集》,看了胸牌,看了袋中的《山本》,看了《会议指南》,详细看了日程安排。一会儿,龙治刚书记、范新会校长来看他,他赶快起身让座、发烟。没说几句话,谢有顺教授来了,《当代作家评论》杂志社主编韩春燕老师来了,山西大学王春林教授来了……屋里好多人也就**找不到凳子了。李育善想尽地主之谊,说一大堆朋友等着出去吃糊汤面。王书记断然说:“不行!晚上要与专家代表一块儿吃饭。”晚上7点吃饭,因自行车赛房子紧,在酒店二楼楼道西头吧台前摆了三张小桌子,点了几个简单的家乡菜,一人一碗糊汤面,再配上一小碟辣子、酸菜。吃完饭,酒店的服务员说想和贾老师合影留念,贾老师没有拒绝任何一个人,都陪着照了。20点30分,贾老师一行走到一楼大厅,李育善他们还等着要出去散步,又正碰见因为飞机晚点才赶到的大专家孟繁华(我听有些专家尊称他为“孟爷”),便拉上他一起出去看商洛的夜景了。王书记叮嘱说,贾老师我们就交给你们了,要早点回来。结果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半夜。

     26日开幕式,贾老师早点也没吃成。7点45分,接待人员去他的房子接他,结果看见他正在桌子上写着什么,贾老师说:“哎呀,把人气死啦,讲话稿忘带啦。”只见桌上一张用商洛学院开头的稿纸上写了一页密密麻麻的字。8点赶到学校,他又如约来到人文学院、商洛文化暨贾平凹研究中心,给中心签了几十本书,还给人文学院题词“美在人文”。

     8点30分研讨会开幕,开始前在休息室,他一边与其他专家、领导说话,一边在他的稿子上修改补充着。在最后发表演讲时,他操着一口地道的商洛方言说:“能参加今天的会议感到很激动,激动得昨天走得太急,把精心准备的发言稿遗忘在另外一个小包里了,今天早上起来死活找不到,急得出了一身汗,出现了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我对这个会很重视,进行了深入的思考,自己觉得还有些理论的深度哩,但是现在找不到了,我就临时列了一个小提纲……”他的幽默风趣引得哄堂大笑并热烈鼓掌。

    他说:“在家乡开会,我必须得来,但是我值不值得研究,经不经得起推敲,自己都很惶恐。龙书记致辞中那么夸我我都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害怕人多,在大场合没有稿子就不会讲话。但是来了,我就会尽力,用家乡话来说,你要袄,我就把裤子都给你。”台上的领导嘉宾都笑成一团,会场再次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贾平凹谦虚地说,“我搞文学,还没写哩人就老了。也没写出什么什么哩,大家却都知道啦……”“四年前第一次在商洛学院开研讨会时,我主要讲了故乡对一个作家的影响,我认为苦难在乡下,快乐在苦难之中,我19岁离开故乡,却一辈子都生活在对故乡的回忆和怀念之中,我的胃是商洛胃,故乡是我写作的源泉 ……”谈到文学创作,平凹老师说,“作家最大的真诚是要面对社会、自己和写作,不能去迎合市场。要写出有价值的、对得起时代的作品,写出真实的中国。好作家也一定需要潜心写作。”

    最后,他幽默地说,“商洛是我的故乡,我觉得秦岭最美是商洛,并题了字,很多地方有意见,说我们也在秦岭里,我们也很美,但是他们说晚了,谁也没办法……”他这场幽默风趣、情真意切的演讲,使得在座参会人员欢呼连连掌声不断。

    开幕式结束,平凹老师从走出会场开始就一次次被代表、师生围拢而寸步难行,不管是拿着他的书还是拿着一张纸的,他都努力去签上名字。合影时“贾粉”们都严阵以待,照相一结束,大家一拥而上,又将他们喜欢得不得了的平凹老师围了个水泄不通。在“没收”了两支笔后才把贾老师挪到摄像机前。在接受商洛学院学生记者的采访时,他说,每当有人让我为商洛学院做点什么的时候,我都会毫不犹豫答应。因为我一直想,家乡只有那么一所大学,能帮上一点就帮一点。他还叮嘱在校大学生一定要好好学习。正值青春年华,就应该好好珍惜读书时代这人一生最好的时期,不负韶华……“家乡只有那么一所大学,能帮上一点就帮一点”这句话很快在代表、师生中传开,特别是商洛学院人自豪得不要不要的,感动得一塌糊涂。这一感动,洛南乡党张溢前天在“今日头条”发的《侧记》写得够感人了。


    10点,大会主题报告会开始,贾老师走入了会场,坐在听众席上,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报告、点评里,平凹老师绝对是个听话的好学生,他认真听,认真记,十分的专注。

    午饭时间,有人打电话来说从北京赶到西安,又从西安赶到商洛,一定要见贾老师一面,贾老师答应在食堂见面。一进学生二食堂,自助餐队伍排了个曲曲弯弯几十米,工作人员说贾老师不用排队直接到餐台处打饭,但贾老师却执意排队,说“大家都排队哩”。场景照旧,他边排队移步边给粉丝签名,边与代表合照,直到轮到他开始打饭。他打了几样菜,打了点米饭,看见身边一位代表端了碗西红柿鸡蛋面,那位代表(也可能是老师)看见他想要就让给他了。他说食堂的饭很好吃。但还没吃上两口,约见的北京朋友来了一帮,他端上碗和他们交流,半个小时过去了,面条也坨成了一团。王书记实在看不下去了,把他“关进”一个小房子里,让团委副书记许薇将那碗面夺走,重煮了一小碗面,平凹老师调了些辣子,吃得干干净净。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商洛学院万余名师生敬重的平凹老师此次来校总共吃的也就是头天晚上一碗糊汤面,第二天中午一小碗汤面而已……

    准备离开时,天上飘起了毛毛细雨,他一次次被热情的代表们截住拍照留念,他合上雨伞笑着满足了大家的一次次要求。短短的500米的学苑路,他走了近20分钟。他走前总希望与每位专家再告个别,在学校能道别的都道了,回到国际会议中心又与坐在大厅的孟繁华、谢有顺、韩春燕三位老师进行了交流。在《山本》扉页上少见地给韩老师写了满满一页夸赞的话,最后一句是“今在我的家乡召开研究会,春燕光临,十分高兴和感激”。一旁的谢老师说,给她写一页,给我写一句,显得关系还不行。平凹老师又接过谢老师递过的书,在已签过名的地方又加了几句好话。说着、写着,商洛学院程华教授给平凹老师送她的书,平凹老师赶快起身接受、感谢,还有学校的司机冀卫江、杨强拿着书眼巴巴的看着不敢走近,王书记也都请平凹老师给签了。告别大家,回到房子,他实在是累了,给司机说泡杯茶,让我喝点再抽根烟,让心神静一会儿咱就走。司机泡了杯商南茶,他说他还是喜欢商南茶的味儿,好喝。茶水太烫,他着急地用酒店的小茶盅来回兑着喝了。这时候,平凹老师的女儿贾浅浅和她的同学、我校张晓倩老师一起来到房间,正好赶上他要离开。他见女儿衣服单薄,冻得发抖,赶紧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找衣服,但都是男士服装,找来找去都不合适。王书记说,你给女子些钱让她到商场去买衣服吧。平凹老师说:“现在钱没有用,钱变不成衣服。你把张晓倩衣服穿上,一定跟人家说要买过来。”贾浅浅说:“到底是亲爸呀!”张晓倩老师说,我和浅浅这么好的同学,送给她就是了。但是平凹老师依然坚持要给钱。

    下楼时,酒店的领导、工作人员早已“拦”在道上,平凹老师按他们的要求都一一配合着做了。大约下午3时许,他看着蒙蒙细雨,问王书记能不能把这把伞让我带走。王书记说:“行,送您了。”他握着那把伞上车,与司机回西安了,离开商洛,离开商洛学院,回西安了……

    离别前,平凹老师告诉会务组把专家报告整理成文字稿给他一份。回到西安以后,他又发来信息:“此次研讨会质量很高!谢谢你们。记着整理录音了给我一份。”


    《人民日报》(海外版)曾经有一篇文章《贾平凹先生到底有多忙》,当时只道是寻常。然而,在此次活动中,我们竟也有了那位作者的感受,在这次回商洛的20来个小时里,平凹老师几乎没有休息的机会。作为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他平时公务繁重,难得抽出时间来写作,在这有限的时间里,他还笔耕不辍、新作迭出,如此高产,这是令我们难以想象的。


    我们强烈地意识到,平凹老师与商洛学院的深厚情缘,绝不是**教授、商洛文化暨贾平凹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可以概括的。正如龙书记致辞所言:“学校每一步成长都凝结着他的真诚关爱和辛勤汗水。每到学校发展的关键时刻,商洛学院的校园里都能看到贾老师的身影,都能感受到贾老师的力量。这是源于贾老师对故乡,对土地,对商洛制造的人、事、土豆、红薯、核桃等万事万物的厚爱和不舍。”“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贾平凹”已成为一个符号,深深刻在每一位商洛学院人的心里。


    “世好妍华,我耽拙朴。”平凹老师“敏”得超群,“讷”得可爱,心中装着一个很大很大的爱的世界。一个大笔如椽、草木知威的人物,却不喜欢赶热闹,不喜欢大声地说话。他内向而不保守,寂静而有力量,平波水面,狂澜深藏。人如其文,他写作真诚,为人亦真诚,他的生活风范形象地呈现了他的那句话:“你要袄,我就把裤子都给你”!而这,正是东方的韵味,是我们民族的姿态。
    平凹老师,您毕竟66岁的人了,请务必照顾好自己。商洛学院人感念着您,并一定会以您为做人做事的榜样,实现咱们共同的“一流应用型”大学梦!

最新评论

东方远见 发表于 2018-7-18 20:52:51
这是源于贾老师对故乡,对土地,对商洛制造的人、事、土豆、红薯、核桃等万事万物的厚爱和不舍。”“贾平凹”已成为一个符号,深深刻在每一位商洛学院人的心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18-8-16 09:56 , Processed in 0.098532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