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倒插门爷爷

发布者: 若兰 | 发布时间: 2018-3-5 11:06| 查看数: 505| 评论数: 8|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若兰 于 2018-3-5 11:08 编辑

  屋外,飘着鹅毛大雪,每朵雪花像是爷爷的眼泪凝成的。屋里,黑漆漆的,他哆嗦着手臂伸出大拇指,用拇指肚蘸了一下血一样的红印泥,颤抖着往契约上摁手印。他的拇指悬在那儿,迟迟不肯落下。那可是他第一个儿子呀,他是为了这个儿子才不得已做上门女婿的。可不摁,村主任、民政局主任、薛家大辈等,一屋子人都气势汹汹地盯着他。可他摁了这个手印,就代表他情愿、同意与永不反悔。他在不确定以后还能不能生儿子,生了儿子能不能姓于的情况下摁这个手印,心里一定在滴血吧。我忖度,他的痛不亚于杨白劳。
  最终,他瞅了瞅门外被踩脏的雪,双眼一闭,把那个粘满红印泥的拇指肚重重地摁在契约上。爷爷实在觉得委屈,这些人在讨论他儿子过继的事时,没有一个人征求他的意见,他可是这个儿子的父亲啊。
其实,爷爷特别想说几句,可他没有说话的份。俗话说,老子无能,儿子更名改姓,这对他是极大的侮辱。
  印象中爷爷很少言语,也很少笑。白天,他常穿一身黑衣,头戴白羊肚头巾,肩挎竹筐,一瘸一拐地从大木门里走出来到村北田里干活。头巾两角在他后脑勺挽成一个结,朝上的一角随着身体的晃动一翘一翘的,像为他的人生打节拍。晚上,他常坐在院子里对着夜空出神,窗子里灯光再明,他也不回头;姑姑们的笑声穿破屋顶,也听不到似的。每当我走近叫他一声爷爷,他才挑起嘴角勉强挤出几丝笑,尔后,又瞧向夜空,好像唯有月光能让他心静。善解人意的月光总是温和地舔着他脸上的愁绪,可越舔越多。我问奶奶,爷爷为什么不说话,奶奶总是支支吾吾。问父亲,父亲也一言半语。
  后来,我无意间在街门口看见一群妇女头碰在一起小声嘀咕。凑近了听,其中一个妇女正指着奶奶家的大门挤眉弄眼地说什么倒插门。她一住嘴,那群妇女就腰背震颤,尖利的笑声直破云霄,连树叶都被吓得洒落一地。我昂起头问倒插门是什么意思,她们一看是我,惊雀儿一样扑棱棱散去了。
  奶奶家的大门的确与别人家不同,除了门后有一个门栓外,门洞右面还有一个一尺多宽的空隙。里面堆放着杂物,墙角竖着一根木棍,奶奶说是晚上挡门用的。我认为那群妇女说的倒插门与大门有关,于是在奶奶用那根小腿粗,一人高的木棍顶门时,我突然冒出一句,奶奶,什么是倒插门?奶奶脸色骤变,严厉地冲我说:“小孩子别多事!” 所以,那时候,我并不明白什么是倒插门,也不明白倒插门对爷爷意味着什么,只知道他不快乐。
  爷爷做上门女婿,并不是因家里穷到娶不起媳妇。结婚时,他与奶奶是在于家拜堂的。可婚后,奶奶与爷爷的家人不和,一气之下回娘家住。当时,奶奶已有身孕,爷爷不舍,只好做了上门女婿。当时做上门女婿是件丢人的事,爷爷是和家人闹翻了脸才离开于家的。碍于面子,他自从走进这两扇大门,到死也没有再回去过,与亲兄弟行同路人。
  我国古代九五至尊的皇帝金始祖完颜函普和诗仙李白都有过倒插门婚姻,他们并没有感到耻辱,现在的男人更不在乎,可爷爷不同,他没有金始祖与李白那样的胆识、才学与显赫身份,更没有现在男女平等的社会背景,他只是个旧年代的穷小子。
爷爷这个上门女婿实在不容易,村人指指戳戳不说,还看薛家人脸色。奶奶骄横无礼,爷爷一辈子都迁就她。由于奶奶家没有男人,他就挑起家里的重担,每天天不亮就扛着筐到地里干活,天黑了才一头扎进木门里。
  累了一天,还得帮奶奶烧火。奶奶做饭总等到天黑,干活的人都回来了,她才急忙点火做饭。浓烟从灶膛里窜出来,就是不见火苗。她扯着嗓门喊爷爷,爷爷就赶紧过去帮她。爷爷蜷在灶台前,头埋在浓烟里,呛得直咳嗽。每到这时,我就斜着眼看奶奶。
最让我看不过眼的是吃晚饭,一大盆菜放在桌上,你一大勺,我一大勺盛走,盆里只剩菜汤和不多的几筷子菜。爷爷用筷子在菜汤里捞过来,捞过去,直到捞不到一丝菜,就把菜汤倒进碗里与粥搅在一起喝。吃过晚饭,别人有说有笑地去里屋看电视,爷爷却孤零零地在幽暗的灯光下洗碗。
  父亲被改姓与他外祖母有关。她外祖母嫁到薛家后,生了三个女儿,男人就撒手人圜。当时,她才三十多岁。谁都知道,寡妇的日子不好过。在那重男轻女的年代,寡妇的日子更不好过。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她被这座大山压得透不过气来。家里没男人,受外人歧视也就算了,连本家侄子也上门挑衅。侄子强占她家田地,搬她家的东西,她一忍再忍。后来,侄子竟逼她改嫁,想继承家业。她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发誓一定想办法为薛家续后。她命运的浪头正好扑到爷爷身上,迫使爷爷的命运来了个急转弯。薛家有了继承人,族人再无由挑起事端,她彻底把心放进肚子里,可爷爷的心情与感受有谁考虑过?
  不过,上天还算眷顾他,后来奶奶又生了两个儿子,都姓于,而且这个被分出去住的薛姓长子,也就是我父亲时常记挂他。父亲多次派我为爷爷送烙饼、蒸包和饺子,可奶奶家人多,他吃不上几口。后来,父亲买了酒,就让我把爷爷叫来一同喝。他话不多,但脸上堆满了笑。也是从那时起,我才知道爷爷会笑。
  不管爷爷在别人眼中是懦弱的化身,还是其他,他都是我的好爷爷。记得有一年冬天,爷爷第一次走出奶奶家的大门来我家住。细心的父亲特意在爷爷屋里盘了火炉,爷爷把欣慰写在脸上。也许倒插门生活让他养成了勤快的习惯,每天天不亮他就起来扫院子。有一次我起得早,见爷爷弓着背扫地,伸手去夺他手中的大笤帚。他神秘地眯起小眼睛,看左右没人,便麻利地从衣兜里摸出两个钢镚放到我手心里说:“坤,千万别让你奶奶知道!”我会意地笑了笑,赶紧把钱收起来。至今,想起那两个钢镚,仍觉得心里暖暖的。
  爷爷六十九岁那年永远离开了那两扇大门,他得的是食道癌。他一贯少言,被忽视,一大家子人都没有发现他身体有异样,直到他吃不下饭,奶奶才告诉父亲说爷爷病了。当父亲把爷爷送到医院时,爷爷已是癌症晚期。回家后,奶奶“改善”了他的饮食,为便于下咽,每天给他吃白水泡馍。爷爷总是先舔去漂在表面的香油星,再痛苦地咽下泡馍。母亲送去鸡蛋,他喝了不到一个月蛋花,就安静地走了。他弥留之际,我从学校赶了回去。他吃力地睁开眼,慢慢张开紧攥着的一只手,手心里有一块含着他体温的糖果,花糖纸皱巴巴的。那时,我已十八岁。我忍不住哭喊着叫了一声爷爷,他就闭上了双眼。
   出殡那天,他的棺材随着一阵阵哭声被抬出大门。抬棺的人说,爷爷很轻。我想,可能是爷爷的魂提前离开了大门。
   转眼,爷爷去世已二十多年,可那布满裂纹的两扇大木门仍像黑白剪影一样在我脑海里闪现。咣当,吱扭扭——,它慢慢开合着,进出的是爷爷卑微的身影。



最新评论

赵日超 发表于 2018-5-7 18:06:24
爷爷是农村底层小人物的缩影。写得比较感人。已下载。
若兰 发表于 2018-6-14 22:08:07
赵日超 发表于 2018-5-7 18:06
爷爷是农村底层小人物的缩影。写得比较感人。已下载。

谢谢赵老师,请多指导!
昭阳千垛 发表于 2018-6-20 21:54:16
祝贺刊发,期待更多精彩华章!

点评

谢谢鼓励,共同进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1 11:41
若兰 发表于 2018-6-21 11:41:30
昭阳千垛 发表于 2018-6-20 21:54
祝贺刊发,期待更多精彩华章!

谢谢鼓励,共同进步!
赵日超 发表于 2018-6-22 08:53:38
倒插门
若兰

  爷爷哆嗦着手臂伸出大拇指,颤抖着往契约上摁手印。他是为了他儿子才不得已做上门女婿的。
  印象中爷爷很少言语,也很少笑。白天,他常穿一身黑衣,头戴白羊肚头巾,肩挎竹筐,一瘸一拐地从大木门里走出来到村北田里干活。头巾两角在他后脑勺挽成一个结,朝上的一角随着身体的晃动一翘一翘的,像为他的人生打节拍。晚上,他常坐在院子里对着夜空出神。每当我走近叫他一声爷爷,他才挑起嘴角勉强挤出几丝笑,尔后,又瞧向夜空,好像唯有月光能让他心静。我问奶奶,爷爷为什么不说话,奶奶总是支支吾吾。问父亲,父亲也一言半语。
  后来,我无意间在街门口看见一群妇女头碰在一起小声嘀咕。其中一个妇女正指着奶奶家的大门挤眉弄眼地说什么倒插门。我昂起头问倒插门是什么意思,她们一看是我,惊雀儿一样扑棱棱散去了。
  奶奶家的大门的确与别人家不同,除了门后有一个门栓外,门洞右面还有一个一尺多宽的空隙。奶奶说是晚上挡门用的。我认为那群妇女说的倒插门与大门有关,于是在奶奶用那根小腿粗,一人高的木棍顶门时,我突然冒出一句,奶奶,什么是倒插门?奶奶脸色骤变,严厉地冲我说:“小孩子别多事!” 所以,那时候,我并不明白什么是倒插门,也不明白倒插门对爷爷意味着什么,只知道他不快乐。
  爷爷做上门女婿,并不是因家里穷到娶不起媳妇。结婚时,他与奶奶是在于家拜堂的。可婚后,奶奶与爷爷的家人不和,一气之下回娘家住。当时,奶奶已有身孕,爷爷不舍,只好做了上门女婿。
  爷爷这个上门女婿实在不容易,村人指指戳戳不说,还看薛家人脸色。奶奶骄横无礼,爷爷一辈子都迁就她。由于奶奶家没有男人,他就挑起家里的重担,每天天不亮就扛着筐到地里干活,天黑了才一头扎进木门里。
  累了一天,还得帮奶奶烧火。奶奶做饭总等到天黑,干活的人都回来了,她才急忙点火做饭。浓烟从灶膛里窜出来,就是不见火苗。她扯着嗓门喊爷爷,爷爷就赶紧过去帮她。爷爷蜷在灶台前,头埋在浓烟里,呛得直咳嗽。
    最让我看不过眼的是吃晚饭,一大盆菜放在桌上,你一大勺,我一大勺盛走,盆里只剩菜汤和不多的几筷子菜。爷爷用筷子在菜汤里捞过来,捞过去,直到捞不到一丝菜,就把菜汤倒进碗里与粥搅在一起喝。
  父亲被改姓与他外祖母有关。她外祖母嫁到薛家后,生了三个女儿,男人就撒手人圜。当时,她才三十多岁。谁都知道,寡妇的日子不好过。在那重男轻女的年代,寡妇的日子更不好过。家里没男人,受外人歧视也就算了,连本家侄子也上门挑衅。侄子强占她家田地,搬她家的东西,她一忍再忍。后来,侄子竟逼她改嫁,想继承家业。她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发誓一定想办法为薛家续后。她命运的浪头正好扑到爷爷身上。薛家有了继承人,族人再无由挑起事端。
  父亲多次派我为爷爷送烙饼、蒸包和饺子,可奶奶家人多,他吃不上几口。后来,父亲买了酒,就让我把爷爷叫来一同喝。他话不多,但脸上堆满了笑。
  记得有一年冬天,爷爷第一次走出奶奶家的大门来我家住。细心的父亲特意在爷爷屋里盘了火炉,爷爷把欣慰写在脸上。也许倒插门生活让他养成了勤快的习惯,每天天不亮他就起来扫院子。有一次我起得早,见爷爷弓着背扫地,伸手去夺他手中的大笤帚。他神秘地眯起小眼睛,看左右没人,便麻利地从衣兜里摸出两个钢镚放到我手心里说:“坤,千万别让你奶奶知道!”我会意地笑了笑,赶紧把钱收起来。至今,想起那两个钢镚,仍觉得心里暖暖的。
  爷爷69岁那年得的是食道癌。他一贯少言,被忽视,一大家子人都没有发现他身体有异样。直到他吃不下饭,奶奶才告诉父亲说爷爷病了。当父亲把爷爷送到医院时,爷爷已是癌症晚期。爷爷弥留之际,我从学校赶了回去。他吃力地睁开眼,慢慢张开紧攥着的一只手,手心里有一块含着他体温的糖果,花糖纸皱巴巴的。那时,我已18岁。我忍不住哭喊着叫了一声爷爷,他就闭上了双眼。
    转眼,爷爷去世已20多年,可那布满裂纹的两扇大木门仍像黑白剪影一样在我脑海里闪现。它慢慢开合着,进出的是爷爷卑微的身影。

点评

简练了不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2 11:50
若兰 发表于 2018-6-22 11:50:39

简练了不少
开心就好 发表于 2018-6-27 09:34:57
文字细腻感人,学习了。

点评

谢谢阅评,周末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29 22:31
若兰 发表于 2018-6-29 22:31:42
开心就好 发表于 2018-6-27 09:34
文字细腻感人,学习了。

谢谢阅评,周末愉快!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18-9-18 21:14 , Processed in 0.133817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