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69|回复: 1

丁 一:当作家是很苦的事 ——《中国最美游记》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9 17: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作家是很苦的事
——《中国最美游记》序
丁  一

mmexport1516370711686.jpg
       丁一,著名作家、文艺评论家,江南影视艺术学院教授、学刊主编、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散文家协会副会长。

     半年前,由国际诗词协会发起的“中国最美游记”全国征文大奖赛,于去年11月在江西庐山举办隆重的颁奖仪式,本人受邀参加不胜荣幸,特别是能与全国众多作家文友相互切磋相互促进,建立了大家互动的微信文化群,天南地北交流无阻,可谓幸甚至哉。借这个文稿向国际诗词协会深表我的谢意,并向出席这次颁奖仪式并获得各奖项的作家朋友们表示热烈地祝贺。回来不久即收到一些与会作家的来稿,选编后备用于由我主编的散文月刊。前不久,国际诗词协会又汇编了全国征文获奖作家的诗歌散文集,并嘱我为《中国最美游记》作品集作个序,恭敬不如从命。
mmexport1516369990796.jpg
      从左到右朱超群,丁一,沈裕慎

     认真拜读了入选作品,创作者不少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如广东省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郑启谦,国家一级美术师如1930年出生的四川资阳市原中共内江市委副秘书长、现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诗词家协会名誉会长、中国文艺家联合会名誉主席、 中国文学艺术院副院长江公才,国家一级法官如河南嵩县原人民**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赵天民,大学教授如原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主任李坦、湖北黄冈市广播电视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白战存,中学教师如1989年出生的河南省商丘人罗保、1929年出生的浙江青田人中学一级教师季从姚、1928年出生的四川兴文县教育局退休干部庞瑞琳,退休专业人才如1929年出生的安徽凤台县统计师魏传良,有的还是党的高级干部曾任职于领导岗位,如1926年出生的江苏海安县军队离休干部抗战老战士王竞、1938年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的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常委的韩英、1927年出生的江西省离休干部刘泉生,有些是农民如生于1928 年出生于湖南长沙县果园镇田汉村的田稼、白族农民兼做木工30余年并从事刻碑的王荣定,还有国学博士、一级作家、高级工程师、高级农经师、高级医师以及从企业或民间走出来的作家等不一而足,很多作家已出版个人文学作品集多达上百部千余万文字,年龄最长者已到了鲐背之龄、年龄最小者仅弱冠之年。作品体裁有古诗词、现代诗、散文等。读了这些作家的作品,我的直接感受是一些文章写得很安静,没有矫揉造作的伪文,也没有无病**或装腔作势,更没有拖泥带水或文不对题,入选作品涉及内容虽大多关于旅游和祖国山河母题,但几乎都操练娴熟信手拈来水到渠成,有些作品跨文类,不仅仅纯古诗或纯现代诗或纯散文诗或纯散文,但读来仍令灵魂燃烧。不少诗文有着宏阔的涵盖力、朴素锐利的生活质感与扎实的文风,作家们为了呈献精品,我想必定是放弃了人生中的不少诱感或爱好,可喜可贺。

       我国著名作家、学者、翻译家、语言学家,新道家代表人物林语堂在《吾国吾民》中有个著名论点: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从《中国最美游记》各位作家简介,不难读出他们是百炼成钢的写手,无论工作性质差异多大,有一点是共同的,即在文学这条小道上义无反顾永往直前。出版过多部个人文学作品集的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郝振荣,入选作品《巫山云》中有这样的描写:

      我知道亿万斯年过去,你依然坚贞不渝。你的情裹进你的心,和云雾在一起,同风雨在一起,伴巫山在一起,随滚滚的长江在一起……山民的忧愤、欣慰,转动在你的眼珠里,人生的痛苦欢乐环流在你的脉管里,你是一尊懂得人间烟火的女神!

      让巫山云化作诗笺谱写你的美丽,让巫山云幻作霓裳打扮你的飘逸!你爱的是天下苍生,你听的是来来往往的船夫曲。而每一朵巫山云都有你的寄语,每一朵巫山云都有你浩然的腾飞。

      这章散文诗写得肝肠回旋、心气激荡、婉转动人、身手不凡、可歌可泣。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亚洲人、印度著名散文诗人泰戈尔说过这样的话:一位诗人不走进他们的生活,他的诗歌的篮子里装的全是无用的假货。我曾为庐山笔会获特等奖上海作家朱超群散文集《人文情缘》写过一篇题为《写作能否成为一种信仰》的序,文稿中有这样的评述:“朱超群的文字很直爽,但爽直并不等于对言语毫无顾忌。文学修养妙词佳句,是文章的面容和肌肤,真实是散文的筋骨,美只有在审美关系中才存在,它既离不开审美主体,又有赖于审美客体。情感是散文的灵魂,从古至今凡好文章都以情感人。一篇优美的散文,不仅应该表现出作家的真情实感,行文更应强调耐人欣赏的韵味,重视对美的追求。窃以为写作是一件充满仪式感的事情,写作更是受过教育的人所独有的情怀,写作是异常之寂寞而神圣的事,近乎于宗教,写作的价值就是为了超越自己的过去”。文饭诗酒,淘一把米煮一煮就是饭,把米酿成酒却需要漫长的积淀。《圣经》中有这样的箴言:懒惰人哪,你去察看蚂蚁的动作就可得智慧。北京大学比较文学博士、清华大学哲学系博士后、澳门大学南国人文研究中心学术总监、中文系博士生导师、澳门中国比较文学学会理事长龚刚曾写过一首《雪》,不妨全诗兹录:

      满天的星星/轻轻晃了晃/一场大雪/穿过夜幕和树梢/落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20年前的脚印/从飞狐出逃的雪径/从午夜狂欢的冰面/延伸到/今晚的路灯下  
      抖一抖睫毛/仿佛有雪花飘落/你抓住了什么  

     短短数行道尽浪漫精义美学意蕴,生之喜悦死之坦然,语言内外大巧若拙堪称大诗。你抓住了什么?结句是可以把每个人都问住的。大诗就是以诗行涵盖一种精神、一个时代甚至一部历史,当然古今中外的大诗,如公元前8世纪末古希腊盲诗人荷马编辑整理的史诗《奥德赛》,19世纪初期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拜伦的代表长诗《唐璜》, 19世纪俄国浪漫主义文学主要代表、现代俄国文的奠基人、“俄国文学之父”普希金的长篇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我国先秦浪漫主义诗人屈原的《离骚》,唐代现实主义诗人杜甫的《咏怀五百字》,白居易的《长恨歌》,浪漫主义诗人李白的《蜀道难》等不朽长卷,都写得够长了,也不必再长,不能再长。初唐“吴中四士”之一的张若虚,仅存两首于《全唐诗》中,沿用陈隋乐府旧题,韵律宛转悠扬,澄澈空明清丽自然,洗去了宫体诗的浓脂艳粉,《春江花月夜》孤篇冠唐,才多少字?穆旦写于1941年2月的《诗八章》,海子写于1987年的代表作《祖国,或以梦为马》都不长,顾城写于1979年4月的《一代人》,虽然只有两行“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难道不会永存于世?南唐后主李煜的绝命词《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虞美人》大约作于李煜归宋后的第3年,流露了不加掩饰的故国之思。全词以起问以答结,由问天、问人而到自问,音调激越回旋曲折流走自如凄楚无穷的艺术结构,沛然莫御的思愁贯穿始终,词调叠显沁人心脾之美学意境。诗词是李煜生命的寄托,也是他希望的请帖,江山易主只能寄情怀于泣血的汉字借问消愁。相传李煜于“七夕”生日之夜,命歌妓唱新作《虞美人》声闻于寓外。宋太宗闻之大怒,命人赐药酒,将他毒死,这曲千古绝唱,留下南唐后主国亡家破后的片刻心情。李煜还有一首《浪淘沙·令春暮怀旧》: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样的诗是可以不朽的。
      中唐代表诗人“鬼才”李贺(字长吉),27岁早夭,叹“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自杜牧、李商隐始,至近现代朱自清、钱仲书,历代文人骚客,乃《四库全书》等,评注李贺的文集,一时洛阳纸贵,难以统计。清代王琦注本《李长吉诗汇解》,为世所尚,无锡著名诗人、市文联副主席、作家协会主席黑陶写过一篇《李贺词汇表》,不拘一格文风大改,心力的倾注,常人难以想像。自形式至内容匠心独具,不读遍“诗鬼”存世全部238首古诗,恐难成此传。毛泽东主席对李贺的诗十分欣赏,曾多次向陈毅及有关人士介绍、推荐,毛主席公开发表过的近50首古诗词中,就运用过李贺的一些诗句,如“天若有情天亦老”、“一唱雄鸡天下白”(注:原句为“雄鸡一唱天下白”)等。1977年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的西班牙诗人阿莱克桑德雷对诗说过这样的话:诗与艺术总是特别需要传统,在传统中,每个作家顶多只代表在导向表达过程中的一个小环节,他的基本任务是他运用不同的隐喻,把燃烧的火炬传给热烈奋进的下一代。李煜的词、李贺的诗难道不值得我们写文章的人去深深思考与借鉴?197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智利著名诗人聂鲁达诗人的论述十分经典:生活必然在他的诗歌中得到反映,这是艺术的规律,也是人生的一条规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郑启谦的《文化樵山》诗行,就称得上“也是人生的一条规律”,不妨选录其中两节,以飨读者:

      我还爱抚摸残存的摩岩石刻/把你的史页翻回6000年前/爱走进深远的蟠龙洞/欣赏石器时代精打细磨的工件/爱攀越险峻的天窗格/感受先人透光采石的智慧/爱踏上幽森的讲学台/接触先哲的理学渊源/哟! 古迹遗址遍布的樵山/有“珠江文明灯塔”美誉的樵山/让我尽情陶醉古迹文化的樵山/你的美! 就在于历史的斑斓  
      我还惊叹詹天佑修筑铁路的艰辛/赞美陈启沅引进首台缫丝机的勇敢/扣探黎简挥书的翠岩石室/造访康有为面壁的三湖书院/细听李子长拍履画活鱼的传奇/品读郭沫若的《窗前那株白玉兰》/看传统的“半山扒龙船”/哟! 美丽传奇与美妙传统媲美的樵山/名人云集灿若星河的樵山/让我尽情倾慕名人文化的樵山/你的美就在于文化的璀璨。

      鲁迅先生在《记念刘和珍君》文中有一段耳熟能详的话,其曰:“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之谓也,乃文明进程之领跑,“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实践者。人更需要有一点信仰,当作家是很苦的事,因为作家不但一辈子要摒弃无数的功利,还要抵挡住被嫉妒的子弹或被崇拜包围的糖果,在自己的角色中一板一眼地歌唱着,唱着独立的流派唱出那些中和之美,而那些唱出的文字又定能击穿人的灵魂,把人的魂勾出来,用尽真情去热爱每一天,多好啊。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古有悬梁刺股之读书人,天资不够勤能补拙,严谨为师秉持自强,嚼得菜根百事可做。创作了《史记》的西汉史学家、文学家、思想家司马迁,因替李陵败降之事辩解而受淫刑,狱中仍以夜继日奋笔疾书,著述了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籍,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同样,编篡过《楚辞》、《山海经》、《列女传》、《战国策》等古籍的西汉经学家、目录学家刘向云:“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也许这就是一个作家最理想最美好的人生,而且这样的生活着已是十分珍贵了。认真拜读了入选作品,创作者不少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如广东省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郑启谦,国家一级美术师如1930年出生的四川资阳市原中共内江市委副秘书长、现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诗词家协会名誉会长、中国文艺家联合会名誉主席、 中国文学艺术院副院长江公才,国家一级法官如河南嵩县原人民**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赵天民,大学教授如原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主任李坦、湖北黄冈市广播电视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白战存,中学教师如1989年出生的河南省商丘人罗保、1929年出生的浙江青田人中学一级教师季从姚、1928年出生的四川兴文县教育局退休干部庞瑞琳,退休专业人才如1929年出生的安徽凤台县统计师魏传良,有的还是党的高级干部曾任职于领导岗位,如1926年出生的江苏海安县军队离休干部抗战老战士王竞、1938年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的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常委的韩英、1927年出生的江西省离休干部刘泉生,有些是农民,如生于1928 年出生于湖南长沙县果园镇田汉村的田稼、白族农民兼做木工30余年并从事刻碑的王荣定,还有国学博士、一级作家、高级工程师、高级农经师、高级医师以及从企业或民间走出来的作家等不一而足,很多作家已出版个人文学作品集多达上百部千余万文字,年龄最长者已到了鲐背之龄、年龄最小者仅弱冠之年。作品体裁有古诗词、现代诗、散文等。读了这些作家的作品,我的直接感受是一些文章写得很安静,没有矫揉造作的伪文,也没有无病**或装腔作势,更没有拖泥带水或文不对题,入选作品涉及内容虽大多关于旅游和祖国山河母题,但几乎都操练娴熟信手拈来水到渠成,有些作品跨文类,不仅仅纯古诗或纯现代诗或纯散文诗或纯散文,但读来仍令灵魂燃烧。不少诗文有着宏阔的涵盖力、朴素锐利的生活质感与扎实的文风,作家们为了呈献精品,我想必定是放弃了人生中的不少诱惑或爱好,可喜可贺。

      我国著名作家、学者、翻译家、语言学家,新道家代表人物林语堂在《吾国吾民》中有个著名观点: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从《中国最美游记》各位作家简介,不难读出他们是百炼成钢的写手,无论工作性质差异多大,有一点是共同的,即在文学这条小道上义无反顾永往直前。出版过多部个人文学作品集的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郝振荣,入选作品《巫山云》中有这样的描写:

      我知道亿万斯年过去,你依然坚贞不渝。你的情裹进你的心,和云雾在一起,同风雨在一起,伴巫山在一起,随滚滚的长江在一起……山民的忧愤、欣慰,转动在你的眼珠里,人生的痛苦欢乐环流在你的脉管里,你是一尊懂得人间烟火的女神!

     让巫山云化作诗笺谱写你的美丽,让巫山云幻作霓裳打扮你的飘逸!你爱的是天下苍生,你听的是来来往往的船夫曲。而每一朵巫山云都有你的寄语,每一朵巫山云都有你浩然的腾飞。

      这章散文诗写得肝肠回旋、心气激荡、婉转动人、身手不凡、可歌可泣。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亚洲人、印度著名散文诗人泰戈尔说过这样的话:一位诗人不走进他们的生活,他的诗歌的篮子里装的全是无用的假货。我曾为庐山笔会获特等奖上海作家朱超群散文集《人文情缘》写过一篇题为《写作能否成为一种信仰》的序,文稿中有这样的评述:“朱超群的文字很直爽,但爽直并不等于对言语毫无顾忌。文学修养妙词佳句,是文章的面容和肌肤,真实是散文的筋骨,美只有在审美关系中才存在,它既离不开审美主体,又有赖于审美客体。情感是散文的灵魂,从古至今凡好文章都以情感人。一篇优美的散文,不仅应该表现出作家的真情实感,行文更应强调耐人欣赏的韵味,重视对美的追求。窃以为写作是一件充满仪式感的事情,写作更是受过教育的人所独有的情怀,写作是异常之寂寞而神圣的事,近乎于宗教,写作的价值就是为了超越自己的过去”。文饭诗酒,淘一把米煮一煮就是饭,把米酿成酒却需要漫长的积淀。《圣经》中有这样的箴言:懒惰人哪,你去察看蚂蚁的动作就可得智慧。北京大学比较文学博士、清华大学哲学系博士后、澳门大学南国人文研究中心学术总监、中文系博士生导师、澳门中国比较文学学会理事长龚刚曾写过一首《雪》,不妨全诗兹录:

     满天的星星/轻轻晃了晃/一场大雪/穿过夜幕和树梢/落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20年前的脚印/从飞狐出逃的雪径/从午夜狂欢的冰面/延伸到/今晚的路灯下  
      抖一抖睫毛/仿佛有雪花飘落/你抓住了什么

     短短数行道尽浪漫精义美学意蕴,生之喜悦死之坦然,语言内外大巧若拙堪称大诗。你抓住了什么?结句是可以把每个人都问住的。大诗就是以诗行涵盖一种精神、一个时代甚至一部历史,当然古今中外的大诗,如公元前8世纪末古希腊盲诗人荷马编辑整理的史诗《奥德赛》,19世纪初期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拜伦的代表长诗《唐璜》, 19世纪俄国浪漫主义文学主要代表、现代俄国文的奠基人、“俄国文学之父”普希金的长篇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我国先秦浪漫主义诗人屈原的《离骚》,唐代现实主义诗人杜甫的《咏怀五百字》,白居易的《长恨歌》,浪漫主义诗人李白的《蜀道难》等不朽长卷,都写得够长了,也不必再长,不能再长。初唐“吴中四士”之一的张若虚,仅存两首于《全唐诗》中,沿用陈隋乐府旧题,韵律宛转悠扬,澄澈空明清丽自然,洗去了宫体诗的浓脂艳粉,《春江花月夜》孤篇冠唐,才多少字?穆旦写于1941年2月的《诗八章》,海子写于1987年的代表作《祖国,或以梦为马》都不长,顾城写于1979年4月的《一代人》,虽然只有两行“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难道不会永存于世?南唐后主李煜的绝命词《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虞美人》大约作于李煜归宋后的第3年,流露了不加掩饰的故国之思。全词以起问以答结,由问天、问人而到自问,音调激越回旋曲折流走自如凄楚无穷的艺术结构,沛然莫御的思愁贯穿始终,词调叠显沁人心脾之美学意境。诗词是李煜生命的寄托,也是他希望的请帖,江山易主只能寄情怀于泣血的汉字借问消愁。相传李煜于“七夕”生日之夜,命歌妓唱新作《虞美人》声闻于寓外。宋太宗闻之大怒,命人赐药酒,将他毒死,这曲千古绝唱,留下南唐后主国亡家破后的片刻心情。李煜还有一首《浪淘沙·令春暮怀旧》: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样的诗是可以不朽的。

      中唐代表诗人“鬼才”李贺(字长吉),27岁早夭,叹“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自杜牧、李商隐始,至近现代朱自清、钱仲书,历代文人骚客,乃《四库全书》等,评注李贺的文集,一时洛阳纸贵,难以统计。清代王琦注本《李长吉诗汇解》,为世所尚,无锡著名诗人、市文联副主席、作家协会主席黑陶写过一篇《李贺词汇表》,不拘一格文风大改,心力的倾注,常人难以想像。自形式至内容匠心独具,不读遍“诗鬼”存世全部238首古诗,恐难成此传。毛泽东主席对李贺的诗十分欣赏,曾多次向陈毅及有关人士介绍、推荐,毛主席公开发表过的近50首古诗词中,就运用过李贺的一些诗句,如“天若有情天亦老”、“一唱雄鸡天下白”(注:原句为“雄鸡一唱天下白”)等。1977年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的西班牙诗人阿莱克桑德雷对诗说过这样的话:诗与艺术总是特别需要传统,在传统中,每个作家顶多只代表在导向表达过程中的一个小环节,他的基本任务是他运用不同的隐喻,把燃烧的火炬传给热烈奋进的下一代。李煜的词、李贺的诗难道不值得我们写文章的人去深深思考与借鉴?197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智利著名诗人聂鲁达诗人的论述十分经典:生活必然在他的诗歌中得到反映,这是艺术的规律,也是人生的一条规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郑启谦的《文化樵山》诗行,就称得上“也是人生的一条规律”,不妨选录其中两节,以飨读者:

        我还爱抚摸残存的摩岩石刻/把你的史页翻回6000年前/爱走进深远的蟠龙洞/欣赏石器时代精打细磨的工件/爱攀越险峻的天窗格/感受先人透光采石的智慧/爱踏上幽森的讲学台/接触先哲的理学渊源/哟! 古迹遗址遍布的樵山/有“珠江文明灯塔”美誉的樵山/让我尽情陶醉古迹文化的樵山/你的美! 就在于历史的斑斓  

       我还惊叹詹天佑修筑铁路的艰辛/赞美陈启沅引进首台缫丝机的勇敢/扣探黎简挥书的翠岩石室/造访康有为面壁的三湖书院/细听李子长拍履画活鱼的传奇/品读郭沫若的《窗前那株白玉兰》/看传统的“半山扒龙船”/哟! 美丽传奇与美妙传统媲美的樵山/名人云集灿若星河的樵山/让我尽情倾慕名人文化的樵山/你的美就在于文化的璀璨

      鲁迅先生在《记念刘和珍君》文中有一段耳熟能详的话,其曰:“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之谓也,乃文明进程之领跑,“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实践者。人更需要有一点信仰,当作家是很苦的事,因为作家不但一辈子要摒弃无数的功利,还要抵挡住被嫉妒的子弹或被崇拜包围的糖果,在自己的角色中一板一眼地歌唱着,唱着独立的流派唱出那些中和之美,而那些唱出的文字又定能击穿人的灵魂,把人的魂勾出来,用尽真情去热爱每一天,多好啊。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古有悬梁刺股之读书人,天资不够勤能补拙,严谨为师秉持自强,嚼得菜根百事可做。创作了《史记》的西汉史学家、文学家、思想家司马迁,因替李陵败降之事辩解而受淫刑,狱中仍以夜继日奋笔疾书,著述了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籍,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同样,编篡过《楚辞》、《山海经》、《列女传》、《战国策》等古籍的西汉经学家、目录学家刘向云:“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也许这就是一个作家最理想最美好的人生,而且这样的生活着已是十分珍贵了。


发表于 2018-2-13 22: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丁老师是才子。写得真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18-10-16 12:22 , Processed in 0.119131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