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11月28日著名作家王宗仁〈仙女湖神韵〉等

发布者: 赵日超 | 发布时间: 2017-12-7 15:42| 查看数: 402|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仙女湖神韵
王宗仁

涌至天际的波卷来了。
无牵无挂的风过去了。
满眼湖光水色,两耳细雨涛声。心儿穿过层层水波,在水天一体的湖面上丝毫没有拘束地畅游着。
毫无疑问,这三天是我人生旅途上被圣水打湿又被月儿镀亮的三天,充实,浪漫。收获全在浪里水里。
水漫到笔尖,浪滋润着灵魂。此刻,我就是蘸着仙女湖的乳汁,坐在洒满阳光的京城书房望柳庄里,心情酣畅地写着这篇散文。隔窗望去,已经不是我熟知的昆仑山的皑皑峰峦,可可西里的漠漠荒原,而是碧波荡漾的仙女湖。
仙女仿佛一抹凌晨的霞光,给我色彩,给我情爱,给我营养。
游艇在寂静的湖面走动着,有缓有急,快中有慢,都为了游人尽情观赏湖景。若有想把仙女湖的景色尽收眼底,这当然不可能了。但我还是要多看一份景,添一份难得的美好心情。放眼远望,广阔的湖面仿佛—方立体的硕大碧玉,横搁于天地之间,纤尘不染,光洁平滑。水天衔接处,烟波浩渺,云烟相连,偶有船只拉响汽笛匆匆闪过。这不是人间仙境又是什么呢?和煦的阳光洒在静悄悄的湖面上,溅起无数鳞片,闪闪烁烁,很像仙女用热情的笑容迎接我们这些远方的来客。
船动景移,一步一景。船儿犁开湖面的水线,有时笔直笔直,有时弯弯曲曲。直时如箭簇,弯时像张弓。我尤其喜欢快艇斜着船身在湖中滑翔,那感觉你的整个身子都被提起来了,五脏六腑全离开身子悬在了空中。几分险,又几分爽。总的感觉是痛快!

甲板上的人们又看到了什么?眼珠子被粘得那么专注!
原来,船进入了一条峡谷。两边群峰耸峙,约有十余座挺拔的峰峦直指云天。峰峰皆有茂密森林笼罩,本来广阔的天地霎时变得幽深、死寂。人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中了。就在这群峰中间夹裹着一片不能说很大但绝不算小的水面。此处风儿变大,但仍是微风,柔柔,且带着几分暖意。风儿轻拂着水面,水变得丝丝缕缕。我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敦煌鸣沙山上浅浅的沙浪。这时,太阳从云中探出脑袋,将水面镀亮,那丝丝缕缕的水好像升入天空,悬挂起来。轻如蝉翼般的水气呀,一点也不晃眼,把仙女湖妆扮成真正的披金戴银的仙女了。这里的地面与湖水一般高,人在船上就像站立浮萍上。
我站在桃花岛上的城墙前,这里的每一块古砖都把我的思绪带到了遥远的地方。嘉峪关、娘子关、山海关……青山或隐或现,绿水时有时无,楼台亦真亦幻。我无法控制自己,向远处、更远处瞭望,越远越好。历史就是这样,一会儿睡着,一会儿醒来。它睡着了,醒着的人变得衰老;它醒来时,醒着的人还是昏昏欲睡。如今许多人都老了,但他们仍然应该跪在历史的坟前,让时光老人教会自己本该早就懂得的许多事情。
……湖风在缓慢地吹,船仍在快中有慢地行驶着。观赏不尽仙女湖的景色,静静的湖岸,停立的倒影。到哪儿去并不重要,因为我相信,所有的旅途都有相同的终点。
桥,一截残桥徐徐升出湖面,浮在眼前。
我们的船驶近桥,停住。
那水,清澈。
那桥,半圆。桥上的岩石挤得紧紧,似乎担心随时会有人捅散它。
在残桥边,我看见了岁月的留痕。鲜苔似孽虫爬满岩石。
锈迹斑斑的石头磨亮对—个人的缅怀:严嵩。
他是明代一个奸相。谁能知他身上淋着一些来路不明的雨!
四百多年前,袁河上飞架起一座石桥,把水乡人与外界相连。人称万年桥。它长一千二百尺,宽二十四尺,十个桥墩,十一孔。桥身的石缝用糯米汁拌石灰胶合,不怕水冲雨淋。建桥时从苏州采来好几船石头。工期两年有余。耗银一万多两,全是严嵩捐助。
历史在袁河上定格了。
严嵩脸上被人涂上的那片白粉,被家乡人轻轻抹去了一些。乡民们眼睛总是盯着一朵云,希望往事变成云彩飞去。没想到被贬官的严嵩驾着这朵云返回到家乡,不是他要讨个说法,而是民众要还他清白,还他该清白的那部分清白。
我在残桥前,静站许久。
一段历史,睡在仙女湖。有人给他营造坟墓,有人为他树碑立传;坟墓早被风雨荡平,石碑却不会生锈;造坟墓的人不能说他们不对,立碑的人也不见得错。
湖水沉默,岩石沉默。
往事的那杯烈酒,曾经把许多善良的人灌醉。
此刻,一声长长的汽笛划破长空,震落了人们心里的锈蚀。既然醒了,我们就不应该诅咒不该诅咒的事情。
众鸟飞尽,孤帆已远。我带着温润而美丽的心情离开仙女湖,回到京城。也许今后我可能再也不去那个地方了,但那里的秀山丽水已融入生活,渗入血脉。人性在如此浑然天成的和谐中得到了最大的舒展。景过心宁。仙女湖留下的美丽宁静,永远伴随着我。
夜,我辗转难眠,梦中的湖,梦中的仙女……
又是一片浓荫葱郁的湖岸,绿林红叶,果新花香,神奇迷离,飘飘欲仙。船停下了。
人们陆续下船上岛。我独留船上,书写我的仙女湖日记。猛抬头,恍惚中只见款款大方一少女,正微笑着从那浓荫间走来。我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确是一位美貌少女。莫非七仙女?
她显然是登云下凡,神韵非凡。飘飘而去,仙步又来,轻盈身影,悠悠漫步。她身着一件短裙,配裘皮外套。头戴一顶调皮的绒线帽。玲珑的手腕在宽松的袖口摇曳生姿,在这最不经意的地方却施展了女性的魅力,她给我的总体感觉是:雅致的淑女风范,自然的乡村风格。
我在精神世界里又开始漫游仙女湖了。

南方的湖
杨天斌

莫愁湖
湖是流动的画,是优美的诗,湖又是上苍安放在大地之上的眼睛。
古都南京,多有胜迹,位于南京城北西门外的莫愁湖则是胜迹中的胜迹。曾有金陵第一名胜、江南第一名湖之称,列为金陵48景之首。
莫愁湖的成因,可追溯到六朝时期,当时长江自西向东,沿着南京城的西侧流过,与东来的秦淮河之水在这里会合,逐渐淤积成一片片沙滩。后来,又随着长江的西移,淤积的沙滩逐渐扩展,秦淮河的出口处,也向西北方向推移,在这里遗留下了一些湖泊、池塘,莫愁湖就是位于当时秦淮河和长江交汇处废河道上的一个湖泊,古称为横塘。因其傍依石头城,又称为石城湖。相传在南齐时,有洛阳少女莫愁,因家贫远嫁于江东富户卢家,移居南京石城湖滨。莫愁端庄贤惠,助人为乐,后来为纪念她,就将古城湖改名了。
明初朱元璋定都南京后,在莫愁湖畔建造小楼,以迎嘉宾。相传朱元璋与徐达弈棋于此,因为徐达棋艺高超,朱元璋将楼和莫愁湖都赐给了徐达,于是,这里便成了游人罕至的中山王国,后遂有胜棋楼之名,门相悬挂着胜棋楼横匾,笔法饱满苍劲,为清代状元梅宕照亲书。楼上现罗列着朱元璋与徐达对弈的棋桌、画像、**的龙袍和衣冠、古玩玉器、象牙雕刻红木椅和名人字画。登楼可远眺钟山龙盘,石城虎踞,俯瞰湖心亭,湖景全貌,波光云影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
明王朝灭亡后,莫愁湖日渐衰落,厅树倒塌,一片荒凉。清乾隆五十八年,也就是公元1793年,江宁知府李尧栋,自捐俸银,对莫愁湖进行了整修,营建郁金堂兼苏合厢,补筑湖心亭,园内杂种花草。李太守还亲写了棹歌多首,广为流传,文人墨客结丹青雅社于胜棋楼,吟咏挥毫,抚琴吟唱。旅游题咏者络绎不绝,名噪一时,可惜在清咸丰六年,即公元1856年,洪杨兵变,莫愁湖的建筑全部毁于战火,古迹荡然无存。
莫愁湖是一座以明清建筑风格为主体,秀丽、清新的文化休闲公园,它不同于皇家园林那种正大庄严、富丽堂皇的气派,而是小巧纤细中显示出典雅和含蓄、自然和质朴美的韵味。莫愁湖水域广阔,碧波细细,面湖而立,波光水气,树影直扑眼帘,沾人衣袖,撩人眉睫,树上偶尔来聚的白云,使人顿感飘飘然。遥看湖中琼岛,蓊蓊郁郁,湖心亭浅红淡青,相映成彩。雾日晨曦,琼岛如笼轻纱,朦朦胧胧,湖心亭薄雾缭绕,若隐若现,宛似随水而浮动。清代郑板桥对美丽的莫愁湖风貌赞曰:湖柳如烟,湖云似梦,湖浪浓于酒。在湖上泛舟击水,但见提岸垂柳依依,楼堂厅榭,错落有致,流水含情,清波倒影,依舟弄水,清凉浸入,增添无穷乐趣。莫愁湖的美是活的,是变化的,莫愁湖的朝暮与四时,无时无刻不是变化着的美,夏日骄阳,树影斑驳,满湖飘香,严冬的雪粉砌湖山,暖色浮荡,小鸟啁啾,大自然在赋予莫愁湖以种种美丽景色,美的情趣,美的意境。尽管楼台亭阁,今天是弦波漫舞,明日又成荒烟瓦砾,但天时依旧,明秀的莫愁湖水,无论何时都在焕发着天然的旖旎风光。
太湖
位于江浙两省交界处的太湖,为我国五大淡水湖之一。它烟波浩淼,水天一色,峰峦飘渺,气象万千,称为吴中胜地,自然风光雄伟。明代书画家文征明曾作太湖诗:“岛屿纵横一镜中,湿银盘紫浸芙蓉。谁能胸贮三万顷,我欲身游七十峰。天远洪涛翻日月,春寒泽国隐玉龙。中流仿佛闻鸡犬,何处堪退范蠡踪。”
太湖古称震泽,又名王湖,即菱湖、莫湖、胥湖、游湖、贡湖,通称三万六千顷,湖中大小岛屿散立,连同沿湖半岛山峰,号称七十二峰。大约在五六千年前,太湖还是一片浅湾,后因不断向海外伸展的长江三角洲与横列在湖中间的沙堤逐渐相连,形成一个包围圈,使原来和大洋连成一片的浅海湾变成了一个内陆湖。太湖北临无锡,南濒湖州,西接宜兴,东临苏州,水域面积约为2250平方公里。太湖流域是全国经济发达、人口密集的金三角地区,也是全国著名的粮仓,素有“鱼米之乡”之美称。中国古代把巨型的龟称为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太湖边的一个半岛造得与鼋的头部相似,所以在几百年前就有了鼋头渚这个名字。鼋头渚风光山水清秀,浑然天成,为太湖风景的精粹所在,故有太湖第一名胜之称。郭沫若在此留下了“太湖佳绝处,毕竟在鼋头”的墨迹。精炼的诗句,道出了古今游客的由衷感叹。鼋头渚上的广福寺,原名广福庵,是渚上最早的建筑,建于1400多年前的萧扬时期,“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广福寺就是其中的一座,或许因为它悠久的历史,虽然规模小,但却香火旺盛,前来朝拜和参观者络绎不绝。鼋头渚不仅有水的温柔,也有山的雄浑,海拔96米的鹿顶山,是景区的最高点,登临顶峰的舒天阁,极目远眺,三万六千顷的太湖尽收眼底,此时人们更能领略它包孕吴越的气度和胸襟。与鹿顶山相望的是仙岛,是鼋头渚风景区的一部分,它由三个距离很近的小岛组成,从远处望去“它们时常被雾霭和霞光所笼罩,使人产生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的联想,无论春夏秋冬阴晴雨雪,鼋头渚总是那样俊俏迷人,不同的季节和变幻的天气,使它呈现出千种风情万般姿色。
游览江南水乡,令人流连忘返的是这些依山傍水的民居和园林。由于太湖流域优越的地理条件和繁荣的社会经济,使得当地的手工业主和商人等富户不断增加,而拥资富屋宅的观念,又使得这一地区园林建筑的发展迅速,并在园林的艺术水平上,达到了历史的颠峰。江南绿水绕人家,这是太湖流域水网地区,村落民居的特有景色,星罗棋布的乡村,自由地散布在河流水泊之中,流水萦环的隙地,桃红柳绿丛中,粉墙灰瓦里烟波萦绕,倒影历历。如果说苏州园林是我国园林建筑史上的一个颠峰的话,位于太湖湖畔的无锡园林,以及真山真水的借景方式,将造园艺术发挥到了极致。这些园林中,你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被精心摆弄的太湖石。这些千姿百态的石头,是几亿年前地壳运动和湖水常年冲刷溶蚀的结果。太湖石久享千古名石之盛名,早在北宋年间,就已作为贡品献给朝廷,它在中国四大传统名石中,最能体现瘦、皱、漏、透这一古典赏石标准,有较高的观赏和收藏价值,白居易曾品评诸石时曾言:“天下奇石,以太湖石为甲”。千百年来,太湖石几乎成了古典园林内不可或缺的园景之一。质地坚硬的太湖石,有青、白、黑三种颜色,它是大自然鬼爷神工的杰作,是凝固的诗、立体的画。
太湖流域,气候温和,物产丰绕,自古以来就是闻名遐迩的鱼米之乡,早在明清时期,无锡之米、苏杭之帛、淮扬之盐就已经享誉全国。太湖的水产也十分丰富,素有太湖八百里,鱼虾捉不尽的说法。由于地理和气候的优越条件,这一地区的植桑养蚕,具有传统特色,且经济效益显著,桑蚕养殖以嘉兴、湖西两地最为普遍,历史上曾有尺寸之地必树之以桑的说法,太湖的蚕茧产量高,质量上乘,素享湖丝甲天下的美誉。

纪念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
孙应考

开国元勋镇国魂,古今中外呼完人。
英雄造世丹心献,崛起中华颂大恩。

乡村吆喝声
顾怀满

话说货郎
货郎曾经是乡村的一道风景。这风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极易常见的。货郎大都是外乡人,一个个淳厚朴实操外地口音的中年汉子,宽厚有力的肩膀挑着一根竹扁担,两只特制的大竹筐里盛满各式各样的小百货,扁担两头用红绳线吊着妇女用的发夹、上学孩子们用的本子、铅笔等。货郎是用脚板丈量道路的人,货郎是用肩膀挑着日月的人。他们从南方挑到北方,他们又从东边走到西边。对于乡里人来说,货郎的货担里挑着世外五彩缤纷的世界。
如果有一个人,在大路上行走如飞,一根扁担颤悠悠挑动云飞霞落,一把拨郎鼓梆啷啷摇醒乡村的寂寥,一声“猪毛猪鬃、塑料纸、甲鱼壳、长辫子换针线索罗——”悠长的颤音酥溜溜钻进婆娘媳妇们的心中,那他就一定是货郎了。货郎一般很少做现金交易,多时是用针头线脑之类小商品换取乡里人聚集的猪毛猪鬃、骨头、废塑料纸等物,甚至连穿废的塑料鞋底,坏胶鞋之类一文不值的东西也可从货郎那里换来可心的小玩意儿。他的两只“百宝箱”里,盛放着那五颜六色的丝线,小巧精致的小圆镜儿、阳光下闪着魔幻般色彩的各色洋糖以及别致洋气的发卡、耳环、手镯之类。
货郎也是有区分的,一般说来有细作货郎与水作货郎。细作货郎又叫杂货郎或百货郎,他们以卖日用小百货为主,捎带卖些糖果、薄荷糖之类零食;水作货郎是专指卖麦芽糖的,他们将麦芽糖稀制造出各种饴糖食品:如芝麻糖、花生糖、酥果酥糖,最典型也是最普通的就是“作糖”或叫“糖饼”。
据说我国自宋朝之后,就有了货郎游走他乡,挑担走四方的历史了。
再说吹糖人
吹糖人行话叫“吹空”,是旧时京城盛行的一个行业,北京话为“吹糖人儿”,汉族民间手工艺之一。吹糖人肩挑担子走街串巷,集市庙会更是少不了他们的身影。担子一头是一个带架的长方柜,柜子下面有一个半圆形开口木圆笼,里面有一个小炭炉子,炉上的一个大勺里放满了糖稀(即麦芽糖稀)。
担子的一头是一个小柜子,床头柜子般大小,两边钉有一个长方形的木框,框中间的铜环上拴着根短绳头,用来穿扁担。柜面上放一个圆木盘,上面画着宽窄不等的由圆心向外呈辐射形的格子,里边写着“葫芦”、“大公鸡”、“关公”和“猴子”等等。木盘中心有一个固定在线轴里的转杆,长度比木盘的直径要短一点,转杆的顶头垂着一根小针,转杆停止转动时,小针指着哪个格子,就得哪个奖,奖品越大格子就越窄,命中的几率就越低,最大的格子就四个字:糖豆两颗,那糖豆比围棋子儿还要小。圆木盘底下有个抽屉,拉出来是一块大理石板,用来画糖人的。柜子右上角有个洞用来插草把子,不管吹还是画的糖人都插在上边。另一头担子的样子差不多,但没有面板,只是一个小炭火炉子支着一口铜锅,里边熬着糖稀,再下面有几个抽屉用来放原料、工具、竹签和木炭。
很多手艺人都是既吹糖人又画糖人的。与吹糖人相比,画糖人要简单一些,先用油毡子在大理石板上轻轻蹭一下,一把很精致的小铜勺舀上少许糖稀,微微倾斜着糖稀就缓缓流出,紧接着手往上一提就成了一条糖线,随着手腕的上下左右地翻飞,一个个或人物或动物或花卉就出现在大理石板上,待得凉了定型,用糖稀在糖人身上点两个点,把竹签朝上一贴就拿起来了,再往草把子上一插大功告成。
“拨浪鼓儿风车转,琉璃咯嘣吹糖人” 。据传,吹糖人儿祖师爷是刘伯温。朱元璋为了自己的皇位能一代代传下去,就造“功臣阁”火烧功臣。刘伯温侥幸逃脱,被一个挑糖儿担子的老人救下,两人调换服装,从此刘伯温隐姓埋名,天天挑糖人担换破烂。在卖糖的过程中,刘伯温创造性地把糖加热变软后制作各种糖人儿,有小鸡小狗什么的,煞是可爱,小孩子争先购买。在路上,许多人向刘伯温请教学吹糖人儿,刘伯温一一教会了他们,于是,这门手艺就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到现在据说有600多年的历史了……

文通塔
沈 飞 作

幸福是什么?
李 岩

幸福是一个谜,让一千个人来回答,就会有一千种答案。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孩子茁壮的成长,是爸妈健康的笑脸。是一家人围在一起,或喧闹,或平淡!
幸福,是当你在寒冷的冬日里吃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哪怕它只是一碗泡面!幸福,是躺在阳台的睡椅上,晒着太阳,静静地享受午后的时光!
幸福,是可以把心放下,不用牵挂,无须惦念,没有忙不完的琐事,能让心情有个放松的假日!
有人说过:“真正的幸福是不能描写的,它只能体会,体会越深就越难以描写,因为真正的幸福不是一些事实的汇集,而是一种状态的持续,是只有用心才能体会的滋味!”幸福会有一种深深的留恋感;会有一种惬意的满足。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少有波澜的生活是一份简单的快乐,更是一种十足的幸福。家人的安康与团聚,也是一生简约的知足。懂得珍惜现在吧,因为这就是在享受幸福!

最新评论

江山 发表于 2018-2-12 23:37:44
欣赏美文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18-10-16 12:12 , Processed in 0.158303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