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全国最新列车时刻表★清宫生男生女预测表手机号码吉凶查询中国天气查询全国酒店预订2至7折
查看: 44|回复: 0

我和六哥的长跑好时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6 17: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郑开秀_WySCQ 于 2017-12-6 17:38 编辑


                   我和六哥的长跑好时光
                            文 郑开秀
               
      闲暇时看中央6频道播放的电影《破风者》,自行车手们你追我赶的镜头让我大呼过瘾,脑海中突然闪现初次遇见六哥的场景,想起他歪着脑袋“凶巴巴”的表情,电视机前的我禁不住微微一乐。
       2005年9月,大一入学第一周,同学们的名字还没认全呢,半个月后就要举行白师秋季运动会了。早上军训操课完毕,辅导员在体育场找到我:“小郑,看你篮球打的还可以,校运会你打算报什么项目啊?”这么大个学校上万人,藏龙卧虎的各系高手那么多,我才不上去丢丑呢,我心里暗想,但嘴上还是很有礼貌的:“不要了吧,徐导。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新生,运动天赋真的一般。这么高大上的活动我就不参加了吧?”“那怎么行呢!咱系男生本来就少,你算新生主力了。这样吧,看你耐力不错,给你报5000米吧,呐,六哥在那边正训练呢!你过去试试,让他带带你!”
    虽然心里不太情愿,我还是溜溜达达地慢跑过去,叫住那个穿着一身红色篮球服的矮个子,“师哥,你好!”跑得大汗淋漓的六哥慢慢停下来仰着头,斜着眼睛打量着我,“师弟,你啥事?”“导员想让我参加咱学院的校运会,说让我跟你试着跑跑,看看行不行?”我怯生生回答道。
      “那行!你跟我跑两圈试试吧!”六哥说罢又径自跑了起来,我跟在他后面,六哥开始很慢,半圈过后,逐渐加速。高考后我一个暑假都没运动,跟在他后面渐渐的喘不上气了。好不容易以近乎百米冲刺的速度跟了一圈。我停了下来,扶着腰,大口喘气,“师哥,我不行了!长跑太折磨人了,你自己练吧!”六哥回头轻蔑的看看我,晃晃脑袋耸耸肩膀,继续向前慢慢跑去。
    我的第一次校运会之旅就这么夭折了。半月后,学院运动会如期举行,第一个比赛日下午两点,5000米比赛开始了,在鹤城炙热的阳光“关照”下,六哥一马当先,跑在了所有选手的最前头,到了我们系看台,他朝大家频频的挥手致意,迎接他的是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六哥好帅,六哥加油!”……
    好风光啊,六哥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满脸崇拜的我用校服遮着直射在脑袋上的阳光,心里暗暗的想。然而他接下来的表现证明我看走眼了。第六圈过后,六哥开始让出第一的位置,又过了两圈,六哥愈加步履蹒跚,掉出了第一集团(前八有名次积分)。最后比赛完事后,六哥“意外”的没有取上名次。两个师弟从终点搀扶他回来,我们系书记拍拍他的肩膀,“老六,辛苦了,尽力就行!”六哥满是汗水的脸一下子亮了,精神了不少,“张书记您放心!明天下午万米我一定跑出好名次。”张书记和我们一起期待的点点头。
    第二天下午四点,六哥在1200余名历史系师生的注视下再次踏上400米赛道的起跑线,10000米比赛开始了。前十圈六哥稳稳的排在第一集团,每当跑到历史系观众看台时,六哥依然会向我们挥拳呐喊,我们也会向他报以最热烈的掌声和呐喊声。但8000米刚过,六哥一个趔斜,身体抖了一下,六哥好像脚崴了,他慢慢的降下速来,两个赛会志愿同学想上去搀扶一下他,被挥手拒绝了。一个个别系选手慢慢超过他,受伤的六哥泯然众人矣。但虽然如此,到了这边看台的时候,六哥依然慢慢的加速,挥拳怒吼,为自己加油。见到此景,我班几个女生竟然掉下了眼泪,看的大家蛮不是滋味。漫长的比赛终于结束了,63名参赛选手六哥名列第9。真是一个悲壮的普罗米修斯,看完比赛,我在看台上默默的想。
           
    运动会后,阴差阳错的各种原因,六哥调到了我们的大寝室,睡到了我的下铺,我们成了室友。虽是师兄弟,但很快我们彼此就都熟悉了。课余时间,我和六哥常常去球场打球,这样一直打到了第二年春天的某个下午,六哥打完球对我说,“秀啊,这么打球是没有前途的。我观察你一年了,觉得你有耐力,肯吃苦,有练长跑的潜质,再过一个月就要举行运动会了,明天和我一起练长跑吧!”我躺在篮球架下面,斜着眼睛看他,“和你一样,累的要死还取不上名次,我傻啊,图什么?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跑完比赛要是取上名次,就创造了历史系的长跑历史,你这个臭小子就可以找到女朋友了!”六哥顿了片刻,漫不经心的回答。尽管是句玩笑话,但这句话像魔咒一样,我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尽管当时乌云密布,但我却感觉到眼前春暖花开,霞光万丈。是的,我被六哥的话正中靶心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室友们还沉浸在各自的美梦中,我和六哥早已活动完身体,慢跑在师院前面的马路上。三公里,三公里半,四公里……六哥每天都在前面带着我,随着跑步的路程在增长,身体耐力和速度在增加,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已经不满足跟跑了,我完成了对六哥的加速超越。“好小子,当初我第一眼果然没有看错人!”那天练完后,六哥由衷地赞叹道!
“第一眼?”当时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是咱俩第一次在体育场见到的那次。”“噢,怪不得你当时你跑那么快呢,感情你把我当成你的竞争对手了,让我知难而退,六哥你可真鸡贼!”我挥拳往六哥胸脯上“杵”了一下。六哥老脸通红,摸着他的板寸头,“嘿嘿,我这不是知道错了么?走,二食堂开开荤,补充体力,今晚的牛肉柿子汤,我请了!”
晨练的时光里有苦有累,也有枯燥之外的欢乐。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期盼中的这天——学院春季运动会终于来了。六哥依然是5000米和10000米,我则报了五项全能(这项比赛项目多,吸睛率很高)和5000米,结果上午的五项全能第一项跳远,三跳全部踩线违例,没有成绩。我央求裁判给我一次机会,体育系的那个挥着红、白小旗的帅哥瞅了瞅我,摇了摇头,气的我把钉子鞋脱下一扔,“不赛了,我弃权,等着下午的!”上午没有比赛项目的六哥在旁边陪着,忙劝道“好!保存体力,下午的比赛好好发挥!”
下午我把所有上午的愤怒都发泄在5000米的跑道上了,但是因为第一次跑没有经验,每一圈我们系生活部可爱女生们递来的矿泉水我都没有拒绝,喝不下的全数浇身上了,因为自己穿的是篮球服,浸满水的衣服逐渐加重,衣服贴在身上凉飕飕的很不舒服,我的速度受到了一些影响。虽然如此,最后我还是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
    比赛完,我得到了系里所有师生们前所未有的欢呼和掌声——毕竟从白师历史系升本以后,还从未有人在校运会上取得过5000米长跑前八的成绩。同班男生把我高高抛起,我扭头看看远方瞅着我傻乐的六哥,张开嘴想说点什么,但最终没有发出声……
           
    第二天的比赛,六哥不出意外的没有取上10000米名次。结果代表一切,我替代了六哥,成了历史系的长跑新星。对此,六哥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我俩仿佛成了亲兄弟,打球,吃饭,跑步,逛街,各种社团活动……几乎所有学习之外的时间里,我们都“粘”在一起。六哥绝对是个好“捧哏”,常常向别系他认识的师姐学妹们频频“吹嘘”我的“丰功伟绩”,以此推销我。但不幸的是,六哥说的那句“取上名次定会找到女朋友”的愿景始终没有成真。我常常调侃他,“六哥,你如愿成为咱系学生会主席了,仕途一片光明。我也完成了你既定的目标,但是组织上答应给我发的女友在哪里?”
    六哥又歪着他的大脑袋,挠挠他的板寸头,寻思半天,咧着嘴对我说,“秀啊!你长得还凑合,(长跑)成绩确实不错,但现在看起来找不到女友的原因是比赛时还不够轰动,没有深入人心,下届运动会再好好练练,我好好包装包装你,把你变成咱系的RUN  STAR,相信你六哥,到时候肯定水到渠成!”
     “能行?”
     “能行!”六哥点点头,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道。
   当晚回去,六哥在我的床铺墙上贴上了一张不知在哪搞到的科比NIKE《门徒宣言》的海报,上面的那段科比语录我到现在还能背下来:
    踏入胜利的天堂前,先要经过苦训的试炼,流光所有的汗水,用尽所有的力气,别让身体停下来,把训练的目标定在永远达不到的地方,但是还是要达到,你会感到疲累、犹豫,甚至沮丧,但你不许放弃,因为胜利不会是奇迹,有一种天才是在坚定不移的信念中诞生!
    知我莫若六哥,年轻的自己看完那段话,顿觉胸膛里蕴藏的火苗燃了。我豪气的对室友们宣布:“各位,下届运动会,5000和10000,我肯定拿第一!”六哥坚定的点点头,“秀,我信你!我今年的目标是进前八!”听了我和六哥的“豪言壮语”,全宿舍的其他室友们听完共同做出一个表情和动作:两个傻缺儿!
    从此,我和六哥开始了更高强度的“训练”,每天早晚雷打不动的三公里慢跑,睡觉前各自再来几组俯卧撑,仰卧起坐……寝室里的兄弟们像看两个“神经病”的目光打量着我俩,后来习惯了,也就见怪不怪了,甚至哲哥、瑞哥有时还会陪我们一起练几组。闲暇时,我会去图书馆翻阅一下当期的《跑步世界》、《健与美》等体育期刊杂志,去网吧看那些长跑名将们的世锦赛比赛视频,各种比赛记录和注意事项烂熟于心,甚至会偷偷溜到东校体育系和那些素不相识的体育生们一起上田径理论课。六哥不关心那些理论知识,他常说的一句话“甭来虚的,练就完了!”
    日子不觉间近了,2007年的5月21日——学院运动会的前一天,六哥陪着我去了步行街,花了他近一个月的生活费,给我买了我人生第一双名牌跑鞋,拽着我去理发店让理发师给我烫了人生唯一一次的锡纸烫。晚上回到寝室,六哥把他那套最喜欢的那套叠的整整齐齐的田径服送给我,说你穿着我的“战袍”,肯定第一,我说你穿什么,他笑笑不语;“小美术”给我拿了一件他自己设计的白T恤,白T恤上正面是一个大大的红色“7”号,后面写了两行龙飞凤舞的毛笔字:总是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秀,你得了第一,上台领奖时一定要穿上我设计的这件冠军领奖服。”“不要吧?”我佯装一个很害怕的表情;哲哥把他的运动眼镜递给我,“比赛时带上,拉风!”瑞哥给我一个银白色金属细链,“来,咱也学学舒展(中文系的师哥,三届学院百米王),想一战成名,气势上不能差过对手!”“喏,这是我新买的匡威发带,送给你,比赛时给我带上!”王新拍拍我的肩膀……我和六哥被512寝的兄弟们紧紧包围着。突然觉得,好像这个别人看起来无关紧要,去被太阳暴晒、无聊的校运会,不只是我俩如此在意着……
    期盼已久的这天终于来了。白发带,白跑服,白跑鞋,银项链,七彩运动太阳镜……站在起跑线的我如他们所愿,穿成了他们想象中最拉风的样子,六哥在我的右两道,穿着我第一次见面那套褪色的红色篮球服,让我很不是滋味,六哥倒不以为意,“秀,你给我好好跑。控制好呼吸,前面我替你带带节奏……”“嗯,嗯……”我忙不迭回应着。比赛开始,我就冲了出去,跑在第一名,不久三名体育系选手在后面超过了我,最后那名选手回头漫不经心地瞄了我一眼,“小子,咱们学校不允许有这么牛的人存在!”他的轻视瞬间激起了我的好胜心,年轻好胜的我打破了平时的惯有频率,紧追着他们几个。六哥在后面看到了这一幕,忙喊道“秀,慢下来,不要追他们……”声音越来越弱,我耳边都是“呼呼”的风声,我们四个你追我赶的飙起来,6圈过后,那三个人都相继弃赛(大概怕跑不完丢体育系的脸面),我的呼吸也急促起来,弯着腰,大口的喘气……过了一会儿,土木系的那个戴眼镜的杨木从我身边慢慢跑过,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心想完了,这下丢人了。六哥也赶了上来,喘着粗气,大声骂道,“秀,直起腰来,完犊子玩意儿!忘了你和我们说过什么了?给我跑起来,撵他!”我看着六哥满脸的汗水,焦急的目光,眼神短暂交汇过后,彼此点点头,“跟着我,拼了!”六哥前面带着我,继续朝前赶去。
     六哥和我离着那个第一的杨木迟迟差着近百米的距离,一圈又一圈……无比难熬的时间一点点走着,还有最后不到两圈,前面的六哥停了下来,弯着腰,从后面推了我一把,“我尽力了,跑不动了,你继续跑,实现你的梦想吧!”我把眼镜摘了扔在了体育场中央,咬着牙关,泪眼朦胧,疯一般的朝前方那个红色佝偻着的背影奔去……
            四
     现实终究还是离梦想一步之遥,最后尽管我和杨木双双打破了5000米的学院记录,但我还是差了他三个身位,屈居第二。第二天的10000米比赛,六哥因疲劳过度,弃赛了!孤军奋战的我仍然没有跑过杨木,还是第二。两场比赛过后,尽管我没有实现当初的“豪言”,也没有穿上“小美术”给我设计的独一无二的冠军领奖T恤,但我却真正成了历史系的“RUN STAR”,享受着历史系师生经久不息的掌声和同学们羡慕崇拜的眼神,校园里和校内网里的各系女生搭讪也逐渐多了起来……只是可惜了六哥,因为带我,耗尽了他所有的体力,“习惯性”的没有取上名次。他的同班同学哄笑他“万年老九!”我上去面红耳赤的和那帮家伙们争辩,因为只有我明白,有实力的六哥为了我取得好成绩,付出了多少牺牲和努力。
     运动会的“荣光”如风一样,来的猛烈,去的也迅疾。很快,六哥大升四了,他得为考研努力了,晨跑慢慢的就荒废了。2008年奥运年,我终于跑过了那个土木系的杨木,却不想被大一的两个新生超了,我仍然没有得到第一。一天没练的六哥也参加了,挣扎着完赛,最后的结果一塌糊涂。完赛后,六哥俯下身来,亲吻了体育场旁边的塑胶跑道,到每个系的看台,给为他鼓掌的校友们鞠躬致谢,我上前一把抱住他,“六哥真是矫情啊!”,六哥看看我,眼里蒙了一层雾,笑了笑,什么都没说。我看出了六哥的不舍……尽管互相依依不舍,六哥还是毕业了,在他的另一个读研,读博长跑路上努力奔跑拼搏着……
     我也大四了,临毕业前一个月,在09年的校运会上,因为之前我偷偷的练了一周,史无前列的拿到了五项全能第三,10000米第五的好成绩——要知道,作为一名即将离校的毕业生,这个成绩取得的难度在大家眼里看起来如同比40岁的老乔丹带领奇才队夺得NBA总冠军还不可思议。比赛完,从终点走向我们系的看台那短短的的五十米距离。体育场近万名师生,途径每个系,那些观众们像看传奇一样对我报以最热烈的送别致敬掌声,此刻我终于知道当年六哥退出体育场时那种依依不舍的心情!我泪眼朦胧,拿着我的跑鞋,背向他们挥挥手,留给这个热闹喧嚣的体育场一个被夕阳拉长的背影……
     时光荏苒,毕业过去多年,我依然会清晰的回忆起和六哥一起跑步时那些难忘的夏日时光。听哲哥说六哥后来终于实现了自己当初的梦想,在研究生运动会上屡创佳绩,在博士运动会更是孤独求败,屡屡夺魁;自己也在工作外的各种大小运动会上跑过这样那样的成绩,只是每次跑完后都会感觉身边少点什么,或许是掌声没有那些年那么热烈,或许是心情没有年轻时那么兴奋、激动,又或许更多是因为身旁缺少六哥那双曾经注视着自己、最懂我的目光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17-12-15 04:42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