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老家的石磨

发布者: 2465571492 | 发布时间: 2017-12-4 15:23| 查看数: 81| 评论数: 5|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2465571492 于 2017-12-4 21:07 编辑

         突然之间,老家在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就被村里告知要拆迁了。一下子,原本安静、寂寞的村里沸腾了,人声嘈杂了,那些没有在镇上或者在城里买房子的人慌了。特别是那些古稀的老人们,他们更是心如刀绞,天天变得寝室难安,因为这里是他们的根,是他们祖祖辈辈的根。这里有他们儿时的记忆,这里有他们童年的乐趣,这里有他们年轻的梦想,这里有他们青春的回忆。
             拆迁毕竟不是一件小事情,就骑车回家看看我年过八旬的老父亲。因为弟弟家也没有在县城买房子,现在拆迁了,看看父亲是否愿意去我家住。刚进村上就见三三两两的人在忙着搬家,更多的人家大多在县城或者镇上买了房子。现在突然之间要拆迁了,有了房子的人家当然有地方可去,也就在忙碌着搬家了。我到了老家门口,看见老父亲呆呆的坐在门前的板凳上一动不动的望着远方,我到他身旁他都没有看到,我不知道父亲在看什么,也不知道父亲在想什么,只觉得父亲一下子又仓老了许多。与父亲聊了一会家常,父亲唉声叹气的说:突然之间就要拆迁 了,老三没有买房子我往那里去?就是买了房子那么一点点我家里这么多的东西怎么办?我安慰老父亲:您可以去我家住,老三常年没有在家也无所谓,至于家里的东西,能用的就带走,不能用的就处理掉。父亲不情愿的咕噜着:这个处理掉,那个处理掉,这个石磨怎么办?这可是那时候我花26块买的。看着眼前的石磨,一下子又把我的思绪带回到那个饥肠辘辘的年代……

       从我记事起,我家就有一盘石磨,起先石磨是放在堂屋的西间房,父亲请人按个磨床子,又从大姨娘家推来一个青石磨盘放在上面,再把石磨凳在青石磨盘上,这样不论是晴天还是阴天,只要家里没有面了都可以随时推磨磨面。因为石磨较重,两扇大约有二百多斤,石磨分为、雌雄两扇,在雄性石磨有个眼可以穿绳子做磨系子,在石磨的另一边有个凹槽,可以在里面加个二十公分的木塞,在系上绳子,这样就可以两个人同时开始推磨磨面了。推磨磨面真是个苦差事,那个时候,我们还较小,经常看见父亲与母亲在石磨上推磨磨面,冬季还好,夏季他们的每次推磨磨面都会累的满头大汗。要是他们都在家一起推磨就比较轻松了很多,有时候母亲一个人推磨磨面就会累的气喘吁吁,后来我们稍微长大了,看见母亲在磨面了我们就一起推,母亲笑着夸奖我们懂事,时间久了,磨道被我们的走的疙疙瘩瘩,高低不平,为了好走方便,父亲经常会用铁锹把磨道上疙疙瘩瘩铲平。那时候生活还很贫穷,能磨的粮食不多,真是地里收什么石磨上就磨什么,基本是小麦、玉米、高粱、红薯干,红薯渣子……那时还没分产到户,白天大人们要去队里挣公分,只有到了晚上才有时间来推磨磨面 。以前家里人口多,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七八口人,况且那是个没有生活水平很低,生活没有什么油水,每个人都能吃了几碗稀饭,烙饼吃两块也是经常见的,所以一个晚上磨面只够吃一至两天足矣。更多的人家是父母白天做活累了,晚上等孩子们放学回家一起帮助推磨。几乎每个晚上都会为明天准备食物而操劳。最辛苦的在红薯丰收的季节,家家都要磨上几百斤的红薯,磨红薯是一件很繁忙的事情,首先要把红薯洗净再用菜刀把红薯剁成玉米粒大小的形状,之后才能上磨推,那时候我们只管用劲推,母亲也推磨,更要把红薯均匀的用勺子放进磨眼里,往里面放红薯是有分寸的,红薯放的多了,红薯的出粉率就很低的,放的少了,雌雄两磨相克会伤磨的寿命,红薯磨出得到粉留着冬季漏粉条吃。再就是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磨豆腐,那份辛苦至今都不会忘怀。

         那时候,奶奶健在,自己一人单过,一双小脚也在石磨上艰难的行走,我放学回家看见了奶奶在磨面,就会找来磨棍一起帮助奶奶磨面,奶奶总会给我一块烙饼什么的。奶奶的脚很小,走路不快,年少的我有时候竟然不顾奶奶的脚小在磨道快走,惹得奶奶不住的喊:慢点慢点。奶奶把小麦第一遍的白面拿开,在磨第二次与第三次的时候再一起相拌一下,因为第一次的较白,留着烙饼与蒸馒头吃,第二次之后的面就比较有的黑了,这些面留着擀面条与包饺子吃。罗子罗过得麦麸子留着喂猪。玉米面就比较好推了,只要两遍即可,用石磨磨出的玉米面熬出的稀饭很香,是一锅的金黄,用玉米面贴饼子也很香的,要是有杂鱼再贴个杂鱼锅贴,那真是人间美味!一般一盘石磨如果经常使用,石磨的锯齿也就会被粮食磨平,所以大多是在春天的时候请来石匠对石磨进行敲磨与打凿,我记得我家后面就有一个姓张的石匠,称张石匠,有五十多岁,瘦瘦的一个老头,背着一个木制的工具箱,走乡串户的去揽活。记得那次来我家时候,父亲帮助他把雌雄两磨都抬下放在地上,张石匠就在那里不住的叮叮当当的敲打石磨,有时候石磨还会冒出少许的火花,吓得我们小孩远离。中午的时候母亲还多做了一些饭菜留下张石匠在我们家吃饭,下午的时候石磨才凿好,父亲又一起帮助张石匠重新把石磨安置好。那天奶奶还给我们讲一个成语故事《春风裂石》:说有一年春天,有一个石匠给一户人家凿石磨,没成想石磨在快要被凿好的时候竟然坏了,这个石匠没敢告诉这家主人,只是对这家人说石磨凿好放在墙角了。这家主人也没去验收石磨就拿钱给石匠让他走了,赶巧这家主人有事外出几天也没用石磨磨面,当他再回家想用石磨磨面的时候,看见石磨有一条裂缝,这家主人赶紧去找那个石匠,当时石匠也故作惊讶,说他走的时候是好好的,怎么就坏了呢?这家主人要与石匠理论,结果石匠振振有词的说:你没听说春风裂石吗?这家主人理论不过他只好作罢。

         后来生活有所好转,周边有了机面房了,从此我们之后很少再用石磨磨面了。石磨的待遇也从之前的堂屋放在院子里,只是偶尔会推一次水稀饭,时间久了,磨床子也日经老化,父亲又在磨床下面垫起了砖头。只是静静的停放在那里,有时候遇到家里娶妻嫁女,母亲就会用一床红被给他盖上。当时我们不懂母亲为何这样做?之后母亲告诉我们说石磨是属青龙,比较凶。喜庆之日一般不宜见这些东西的,怪不得在春节的时候,父亲都会在石磨上用红纸贴上”青龙“的字样。正当我回想石磨往事的时候,村里传来不断的吆喝声:有石磨拿来卖”我告诉父亲有人要买石磨,不如顺势卖了算了,我喊来回收石磨的人,结果他说我家石磨较重运走不便没有卖掉。后来又过了几天,又有人来买石磨,对方只出十五元的价格把石磨买下了,我问父亲他们买石磨做什么?父亲说他们是地方搞广场用的。不久前,我去小区广场散步,突然看见在通往广场的道路上有一朵朵开放的金钱花的图案,我很欣喜,仔细一看,一朵朵开放的金钱花朵竟然是用石磨组成的,我心头一热,或许我脚下踩得花朵,正是我家的那盘石磨。

最新评论

2465571492 发表于 2017-12-4 17:48:09
好久没有些文章了,竟然感觉生疏了很多,看来人真不能太懒惰,还是多多学习为好。问好大家!
东东 发表于 2017-12-5 14:19:42
好久没有些文章了,竟然感觉生疏了很多,看来人真不能太懒惰,还是多多学习为好。问好大家!
李瑞权 发表于 7 天前
以物忆事,见真情。读好文。

第2段的“只觉得父亲一下子又仓老了许多”,有错字,应该是(苍老)。
2465571492 发表于 6 天前
非常感谢您的提醒,谢谢,有空用电脑才能修改。
蔡怀森 发表于 昨天 21:07
难得的饱含深情的文字,一些生动感人的情节描写如今的人们很多已经非常生疏了。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17-12-15 04:45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