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应赵总之邀,把苍生杯获奖文章(选三篇)发到这里,和大家交流

发布者: 冷慰怀 | 发布时间: 2010-10-9 10:26| 查看数: 4988| 评论数: 13|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冷慰怀 于 2010-10-9 10:46 编辑

获奖文章之一

                                      我的大姐
                                                                      作者:杨绯红

       几天前我回老家看望大姐。
       大姐长我不到6岁,常年被阳光炙晒的脸庞黝黑红亮,一片片显眼的晒伤斑,乌云般笼罩在她的脸颊鼻翼和额头上。灰白相间的头发在她脑后随便挽了一个结,囊肿的双眼满含疲惫,一双粗糙皴裂的大手沾满草浆,一件我多年前打给她的旧衬衣几乎看不出底色,高高挽起的裤子被雨水打湿,紧贴在腿上……眼前的大姐哪里还是我记忆中的大姐呀!我鼻子发酸,差点落下泪来。大姐有些局促地搓着手上的泥说:说了下雨,不让你们回来,还是回来了,路上不好走吧?我说:还好,现在都是水泥路,这点雨不碍事。我问姐姐下着雨在干啥,她说地里的草大,拔了一阵,知道我们回来就没去远处。
       然后就跟着姐姐回家。山路依然还是那条山路,村庄也还是那个村庄,不同的是走在路上的姐姐和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
      大约是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二年——1979年吧,家乡开始推行土地承包制,家家户户种自家的地,收的粮食也大都归了自己,大家的劳动热情空前高涨,一些十几岁连初中都没上的孩子也回家务农了。爹妈盼着能多打粮食,可我们家女孩多,地里的活做不到位,这年冬天奶奶又撒手归西,二位老人顾东顾不了西,就想让哥或者大姐回家帮帮手。哥哥面临高考,姐姐读初中成绩又名列前茅,一直是学校老师拿来激励学生的楷模。两难之下,爹做出决定:如果哥考不上大学,就让哥回家,如果哥考上大学,只有让大姐辍学,下面的弟弟妹妹们光靠爹妈的两双手实在是撑不下去了。
      结果,哥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政法大学,年仅14岁的大姐不得不放下心爱的书包回到家里,从此,大姐的一生就过早地交付给了那片贫瘠的土地。
      爹早年上过学,一直是村小学的教师,后来因为孩子多、劳力少,当教师挣的工分养不活一家人,只好辞了教师的工作,回家出大力挣别人都不愿意挣的工分。土地承包后,爹的聪明才智得到充分发挥,年年收入超过他人,然而爹也是一个兴趣广泛、爱好颇多的人,大姐辍学回家后,爹参加了村里的戏班子,并很快成为不可替代的顶梁柱。每年冬天,爹跟着戏班子的人排戏演戏,到外村唱戏,一直到开春。别家的地都犁好靶好了,只等落下一场春雨就可以播种,爹还被他钟爱的“戏剧事业”捆绑着。
      在母亲一遍遍无奈的叹气和唠叨声中,大姐背起犁耙,赶着牛下地了。母亲惊恐地劝阻,十几岁的姐姐硬是握着犁耙甩响手里的鞭子,母亲只好牵着牛踉踉跄跄地帮着姐姐犁地。从那以后,每逢开春,村里人整犁耙、修地堰的时候,姐姐也赶着我家的牛,背着整好的犁耙下地了,在此起彼伏的吆牛声中,姐姐少女特有的清脆嗓音格外引人注意。我放学回来,看到姐姐站在陡陡的耙子上,挥手执鞭吆喝牛往左往右,耙齿过处,被犁深翻过凸凹不整的土地变得清爽而平坦,在早春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姐姐白皙的脸被汗水濡湿,蒸腾成两颊的红润,乌黑的长发结成长辫,在肩头前后来回甩动。
      有一次我站在远处高喊一声姐,姐回头冲我笑笑,不留神身子一颤从耙子上掉了下来,引得我哈哈大笑。姐用力拉一下系耙子的绳索,轻轻一跃,又站在了耙子上。我跑回家缠着母亲说我不上学了,要跟姐姐一样去犁地耙地,母亲不言语,只背过身去偷偷地抹眼泪,很多年后我才品出母亲那眼泪的滋味。
      我上中学后开始住校,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每次回家,姐姐都要把我的脏衣服从里到外洗个遍。天暖还好,一到冬天,小河里的水像刀子一样割手,姐姐赶着牛还要背一篮子脏衣服抽空去洗。冬天的山坡草木萧条,牛漫不经心地啃着已经枯黄的草叶子,姐姐开始蹲在河边的石头上搓衣服。我试着把手伸进水里,顿觉钻心地疼,只好把手放进棉袄里暖着。姐姐就那样低着头,一件一件把我们的衣服搓净,拧干,晾在河边的矮树上,实在不行时她也撩起棉袄把手放在肚皮上暖一阵才能接着洗。等我们走时,那些衣服一件件全都冻成了冰坨子。
      18岁,姐姐的美丽与能干就传遍了我们那一带的十里八乡,提亲的小伙子接二连三登门,姐姐最终选择了离我家不远的一户人家。他家清一色四个小伙,没有闺女,家境很差,但姐夫一表人才,是很多女孩心仪的对象。婚后姐姐不仅包揽了婆家的家务,还要抽空跑回娘家帮父母做许多事情,直到后来姐夫生病。
      姐夫因为贻误病情烧坏了脑子,一时间成了植物人。鉴于姐夫婚后对姐姐并不真心,一度与村里的其他女孩厮混,姐姐带着儿子曾长期住在娘家,我们一致赞成姐姐跟已经成植物人的姐夫离婚。但是姐姐不听我们的劝阻,毅然回到姐夫身边,家里地里,独自撑起了一片天。在姐姐的悉心照料与药物的双重作用下,两年后姐夫奇迹般地苏醒,慢慢由躺着到能直起身子坐在床上,再到下地走动和恢复轻微劳动能力,姐姐熬过了整整20年!
      常记得每次我到姐姐家,天黑透了姐姐家的灶房才开始冒烟,姐姐一边做饭一边给姐夫擦身子,抹药,两个孩子抱着姐姐的腿不停地哭,姐姐麻利地做好饭,给两个孩子盛好就赶紧喂姐夫吃,直到一家人安顿下来,姐姐才能端起碗吃上几口。姐姐吃饭的速度以分秒计算,让人不忍多看一眼。时间在姐姐手里,效率会成倍增加,同样是20年,姐姐却做出了常人要花40年甚至60年才做得完的事情!在姐姐看来,所有的不幸都是生活对自己的考验,只要足够坚强,足够勇敢,一切磨难终会过去,未来一定还在前面等着她!
      两年前姐姐的大儿子高中毕业,被南阳一所大学录取,去年二儿子也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鉴于家庭的实际困难,懂事的孩子舍弃了许多高等学府,最终选择了华中师大这个不需交学费的学校。看着姐姐苍老的容颜和姐夫蹒跚的身影,再看看两个高大健壮的外甥,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问到孩子们开学的费用,姐姐打开一个红色木箱,取出已经准备好的8千块钱,要我带回县城帮孩子们转存。问她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姐姐说:卖了一头牛,一头猪,还跟几家亲戚借了一半,等这季的烟叶卖掉就可以还他们。环顾刚刚出炕、堆得满地的烟叶,那黄灿灿、散发出淡淡香味的闪光,给姐姐期待能卖出好价钱增添了信心。我拿出给她准备的两千块钱要她收下,她很果断地拒绝了。姐姐说:你还一家老小呢,我们老大就剩一年,明年一毕业就好了!这些年孩子们上学,家里早被掏空,本来不想借钱,今年实在坚持不下去;明年就好了,老大一毕业,就可以出去找事做,剩下老二不交学费,生活费还有补助,我这日子有盼头!
      姐姐是那种给一个芝麻能回报你一个西瓜的人,她劳碌,拮据,倔强,坚定,用她已显羸弱的肩膀肩负起了不屈的人格和尊严,从小到大都是我们引以为傲的榜样。记不清有多少次姐姐把我们姊妹准备帮补她的钱挡了回来,我实在有些想不通:有人唯恐花不到别人的钱,而姐姐如此捉襟见肘,却对我们心甘情愿放在她眼前的钞票视而不见;偶尔接受一次,她也要用超过那些钱很多倍的东西变通地偿还我们。
      我问姐姐,整日这么艰辛有没有想过让儿子回家帮个手?姐姐说:老大刚上高中那年我也想过,多少人家条件并不差都让孩子出去打工挣钱,咱这家庭就算上了高中又能咋样?可是孩子想上学,刚上了一学期我就开始腿疼,到医院去看,医生说是劳累过度引起的,非要我休息。没办法,我拐到学校去找老大,想让他回来帮我种地。孩子委屈,站在路边哭着不上车,我抱着被褥也哭,车来了,我把他的被褥一丢,自己上车就走。第二天孩子背着被子回来,我哭孩子跟着也哭,我托邻居骑个摩托车又把孩子送回学校……想想也是,我小时候也可想上学,可是家里条件不允许,如今轮到孩子了,我咋着也不能耽误他们呀!现在村里人都知道俺家有两个大学生,都还羡慕我呢!说这话时,姐姐脸上舒展出真心的微笑,那遍布额头的皱纹似乎也消减了许多!
      握着一沓浸透姐姐汗水的八千块钱,我告别姐姐一家回程,雨后的山村被一层白雾轻轻笼罩着,显得幽静而神秘。姐姐站在门口的身影略显矮小,两边是她寄予厚望的两个儿子……


最新评论

冷慰怀 发表于 2010-10-9 10:33:33
本帖最后由 冷慰怀 于 2010-10-9 10:36 编辑

获奖文章之二                              
                   泥算盘和西红柿鸡蛋面
                                                                      作者:苏霁虹        
      记忆中,30多年前的那个春天没有鲜花,没有欢笑,只有一缕淡淡的阳光划过饥饿的天空。    
      小时候,父母随着地质队转战南北,我只好在母亲的老家读小学。那是个小县城的城郊,我们住的院子里,还有两户农民、一户市民。大家的生活都不富裕,市民可以勉强维持温饱,农民几乎家家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
  3月份一开学,老师要求每个学生准备一个算盘学珠算。老师的话就是“圣旨”,各家立刻都忙成了一团。外婆当即命令舅舅给我妈妈写信,我的算盘便很快落实了。对门的大翠、二翠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姐妹俩轮番去村供销社、县百货商场看算盘,但是她们谁也不敢奢望能买一个。一个算盘要3元钱哪!这对每个农民家庭都是一个天文数字,一个壮劳力一年的公分才值几元钱呀。
    同院的柱子哥建议用胶泥(有粘性的陶土)做算盘珠子,再用铁丝串起来,绑在木头框子上。我们马上响应分头行动,我以地质队员后代的专业眼光在村头村尾挖了几块胶泥土,分别和匀晒干后检验硬度。柱子哥去县城的小工厂弄铁丝,竟弄出来一个小插曲——他被值班工人抓住了!工人看着他划破的裤子,流血的腿,不但没有给他一顿暴打,还让他挑了一根粗粗的铁丝。大翠姐妹偷出自家的一个板凳拆下四条腿,就解决了算盘框子的问题。
    经过多次试验,我们终于做成了一个泥算盘。胶泥算盘珠子一个个光滑圆润,形似小南瓜;分隔上下珠子的居然是麦秸编的麻花,这是大翠的手艺,既能固定每串珠子,又可以省去给木板穿孔的麻烦。唯一遗憾的是算盘框子的厚度不一致,没办法,我们只有一小片锯条,柱子哥的手磨出了血泡,也没能让算盘达到理想状态。
  泥算盘摆在石桌上,大人们啧啧称赞。二翠爸立刻动手又做了一个算盘框子,让我们再做一个泥算盘。大翠二翠的泥算盘轰动了学校,贫困学生纷纷效仿。柱子哥作为专利发明人,一点都不保守,有问必答,还亲自演练,手把手地教。有几个聪明的学生把泥算盘美化了一番,涂上蜡笔或油漆的算盘珠子五颜六色,还不怕淋雨。泥算盘迅速在附近几所小学普及,有的村办小学甚至派学生代表跑10多里山路来我们这里取经、取胶泥。
  可惜泥算盘有个致命的缺点:易碎。二翠放学的时候摔了一跤,几颗算盘珠子立刻碎了。晚饭后,姐妹俩冒着雨去挖胶泥,捏好珠子后放在锅台边烘烤。二翠心重,总是担心珠子烤不干,影响明天使用。她晚上几次起来去看。结果,第二天,珠子烤得不错,二翠却发高烧了。
  上午一放学,我们飞奔回家看二翠。还没进院子,就听见二翠在念珠算口诀:“六上一去五进一……”还有清脆的算盘声在伴奏,哦?算盘!是真的算盘声!我和大翠面面相觑,小心翼翼地推开大门,二翠雀跃地奔过来,兴奋地大喊:“姐!看算盘!真的!”石桌上,一个算盘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望而知,那是个有经历的算盘,曾经多少只手“精打细算”过的,珠子乌黑发亮,磨损了的四个角用黑铁皮加固,使整个算盘看上去不同凡响。石桌旁有个年轻的叔叔微笑着看着我们。
  原来那是市民李伯伯家的客人。算盘牵动着全弄堂人的心,李伯伯特意写信给省城的亲戚借算盘。那天,亲戚借出差之机送过来了。二翠妈和李伯母都计划着自家招待客人,经过一番小声但激烈地争夺,二翠妈获胜。开始给客人预备午饭时,二翠妈流泪了。家里居然没有一点面粉!她悄悄向我外婆借一碗白面粉,外婆没犹豫就借给她了。那是她留着清明节蒸白馍用的,我们这里的风俗,如果清明上坟没有白馍,会被人讥笑对不起先人。离清明节还有20多天,到时候怎么办?外婆似乎忘记了一样,满心感激地望着院里的客人。
  客人被我们一群孩子围着说笑,浑然不知二翠妈正绞尽脑汁地给他做饭。好在柱子妈送过去一颗鸡蛋,李伯母拿过去半瓶自制的西红柿酱。突然间,香气从四面飘来,是炒鸡蛋味!哦…还有…还有什么味?当久违了的西红柿鸡蛋面端到石桌上的时候,我们都傻眼了,感觉这一刻天都变蓝了,阳光好像从来没有这么明媚过!每个人的肚子不约而同地轰鸣起来,我们迅速跑开,各回各家,端出自己的咸菜饭, 闻着西红柿鸡蛋面的香气狼吞虎咽起来。客人被我们一连串的动作弄得目瞪口呆,不明白出了什么事。大院里男女老幼20多口人齐声请他吃面。他的脸涨的通红,结结巴巴巴地说:“这,这怎么行!一个旧算盘……这荒年饥月的,我有工资的,怎么能……”他借口赶火车,拔腿就走。我们死活拉不住,二翠妈赶紧抱着一包山核桃追了出去。
  二翠一家人对着西红柿鸡蛋面不知如何是好。二翠妈把面端给二翠奶奶,奶奶咂着没牙的瘪嘴说:“俺去年过生日吃了一碗白面条,俺这辈子吃过好几次白面,知足啦!”最后,二翠爸决定让两个孩子分着吃。懂事的大翠只挑了一筷子就把面推给妹妹。二翠盯着那碗面,双眼放光,直咽口水,不敢相信好运会落到自己头上。姐姐催她快吃,她才如梦初醒,飞快地把一碗面倒进肚里,几乎是整碗吞下的,根本就没嚼。
  下午去上学,二翠精神抖擞,完全不像刚发过高烧的样子,我们都说她的病是被算盘和西红柿鸡蛋面治好的。可是,第一节课后,二翠的脸色开始发白,爬在桌上动也不动。我们都劝她回家休息,她坚持要上第二节珠算课,新算盘还没给老师看呢。上课了,二翠一手打算盘,一手拼命由上而下按摩肚子,看得出她在努力不让自己呕吐。或许是因为她虚弱的身体消化不了那一大碗面,也可能应了我们当时都不知道的医学观点:发烧时不易食用蛋白质过高的食品,如鸡蛋瘦肉等。突然,二翠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哇!”一口吐出了胃里的所有东西。
    那碗西红柿鸡蛋面几乎毫发无损地躺在地上,教室里散发着略带酸臭的香气。全班同学静静地盯着地上那一坨红白黄相间的东西,没有一个人有一点嫌弃恶心的表情。那样的美味距离我们太遥远了,上一次吃白面是什么时候?吃鸡蛋是什么时候?大翠二翠都哭了,那么美好的东西就这么糟蹋了,那是我们贫苦生活中的一线希望一点光明呀!足足有两分钟,老师才回过神来,叫班长拿簸箕把面撮走,还特意嘱咐他:“倒进学校的猪圈里,别浪费粮食!” 
  如今,家乡已经沧海变桑田。柱子哥成了远近闻名的企业家;大翠和老公办起了养鸡场;二翠读书好,一直读到国外去了!说起当年的泥算盘和西红柿鸡蛋面,我们都唏嘘不已。那时候,我们谁都没说过友爱互助之类的漂亮话,但人与人之间的真诚始终“润物细无声”一般地贯穿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 贫苦的日子,因为有了患难与共的人们,才变得那么有滋有味、丰富多采。

冷慰怀 发表于 2010-10-9 10:41:49
  获奖文章之三                              
                             浴火的莲花
                                                                        作者:邓世太

      小妹出生于1973年农历6月19,学名叫“咏莲”。
      同弟弟的倔强、大妹的憨厚相比,小妹自小就灵气十足:四岁左右,个头还没有灶台高,看到母亲做好饭了,赶忙踮起脚把碗摆到灶台边,并告诉家里人放下手中的活计前来就餐。如果谁忙得脱不开身,她会再次走到你跟前强调:“再不吃,饭就凉了!”六、七岁时,到了秋收季节,看到我挑完稻捆回来,身上晒得黄汗黑粘的,她就烧盆开水让我擦汗,再用肉乎乎的小手为我挠痒,使我酸困的肌肉和疲惫的身心同时享受到一点轻松。1981年,我外出求学,临行前,她塞给我一个纸包,里面全是一分、两分、五分的硬币,捧着这些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盘缠”,我的心里热乎了好几天……
      随着我、弟弟和大妹相继跨进大学门槛,家庭经济负担日趋加重,家里剩下的一摊子农活,全部都压在了年愈六旬的父母和年仅十几岁的小妹肩上。平常,小妹每天骑着家里仅有的加重自行车,往返十多里路去上学,下课以后就奔回家帮父母干活。1991年交公粮,小妹用自行车驮着一麻袋稻谷走在前面,父母赶着拉架子车的牛在后面慢慢前行。等父母将公粮拉到粮管所,左等右等不见小妹的人影,便顺着来时的道路寻找。后来竟发现小妹躺在一个山沟里。原来是麻袋里的粮食太重,山坡太陡,加上车闸磨损厉害,小妹把控不住连人带车跌进了路边的深沟里,以致昏迷不醒。父母连忙用牛车把她拉回家,昏睡几天之后,小妹又勉强支撑着尚未复原的身体去上学了。
      远离家乡在外地工作的我,从昔日老师的来信中得知小妹学习成绩直线下滑时,立即写信询问原因。母亲打电话把那次事故告诉了我,并让我想办法把小妹带出去:总不能让一个女孩子一辈子待在农村出苦力呀!
      听完母亲心情沉重的叙述,想起小妹纤细瘦弱的身躯,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作为兄长,我应该尽最大努力,为最幼小的妹妹创造条件,走出被沉重劳作包围的日子。然而,无情的现实摆在面前:我口袋没钱,手中无权,靠什么来解决小妹的学业、户口、工作、住房等一系列问题?
      经过和妻子反复商量,我决定先把小妹接到洛阳,暂时住在我简陋的家里,让她边学习边找工作。
      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女孩子,初次来到陌生的城市,面前展现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奇的。但小妹没有时间去品味身边的现代和繁华,而是白天到街上看广告、找工作,晚上到大学去听课。为了生存,小妹应聘当上了营业员,帮老乡卖茶叶、为民营企业销售工艺品。这份工作待遇低、要求严,也难以管理,还常常与学习时间发生冲突,为此她不得不频繁地跳槽。假期中间,为了每月多挣十几元钱,她瞒着我强忍精神和肉体上的巨大痛苦,到一家合资企业去干重体力活,直到被我发现情况异常时才及时退出。紧张的学习、工作之余,小妹用诗歌和日记忠实地记录了她的感受,仅笔记就写满了20多本。她的坚强毅力和好学精神让我感动,我幻想通过自己加倍努力的工作,来换取小妹工作环境的改善,缓解亲人的压力。
      经过一段时间的拼搏,小妹慢慢适应了这种半工半读的生活。目睹我为家庭付出的艰辛,看看因企业效益不好而在家待岗的姐姐、姐夫,提起仍在老家辛勤劳作的双亲,她和我商量想自己创业,在替我分担一点经济负担的同时,也能接济其他亲人。想法当然很好,但没有启动资金、没有技术、没有管理经验,白手起家谈何容易?
      一个偶然的机会,小妹看到一份生产医疗器械的广告,凭着日常积累的医学知识,她敏锐地感到这个产品有市场,遂毅然远赴广州,与厂家签定了经销合同。其时,小妹已经读完了企业管理的全部课程,顺利拿到了大专毕业证书,扎实的理论知识和营销实践锻炼,使她具备了下海淘金的知识和勇气。于是,小妹带着亲朋好友,组成一个小小的营销团队,开始进入社区为中老年人义诊。随着患者的疾患痛苦得到减轻、产品疗效逐渐被患者确认之后,也收获了辛勤劳动的报偿。几年来,他们的足迹遍布河南、山西、内蒙、辽宁等地,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从租住民房、买菜做饭到开拓市场、制定营销策略,小妹可谓得心应手。经过几年的打拼,小妹不仅积累了营销经验,掌握了工作方法,还改善了营销团队的整体经济状况。她像一只羽毛丰满、翅膀硬实的鸟儿,在市场的天空惬意地飞翔。直到这时我才了解到,小妹来到洛阳后,还默默地资助一位父母双亡的同学读完了大学。
      2000年,小妹决定在洛阳安家,特意打电话让我帮助寻找合适的房子,并嘱咐选择低楼层,以便将来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要陪同辛劳了一辈子的老人安度晚年。我利用节假日骑着自行车转遍大街小巷,最后在洛浦公园旁边为她选购了一套二楼、90平米的两室两厅住房。小妹对我选择的房子非常满意,付完全部房款拿到钥匙的当天,行李还没有整理好,就坚持要搬进去住。那满脸掩饰不住的满足和自豪,仿佛在说:我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在洛阳安了家!
      就在小妹精心设计并装修了新居、准备结婚时,恰逢台商丹尼斯量贩准备进驻东都商厦,在洛阳招聘工作人员。小妹觉得自己的事业已经起步,亟需管理经验,便报名应聘,结果一路过关斩将顺利上岗,经过培训被任命为新店的总务负责人。
      小妹的新家在涧西,工作地点在老城,每日从家赶往单位十分辛苦,为了方便,她晚上就住在我位于西工区的家,没有床铺,就抱床被子睡在沙发上。我有时加班回来晚,发现她还没有回来,就一直等到她回来了才就寝。有一次,夜里3点小妹还没有到家,打传呼也不见回话,我非常着急,一直等到凌晨4点多,她才神情疲惫地推开房门。我一改往日的温和,对她大发雷霆,小妹委屈地辩解:“老板只顾赚钱,哪管员工的死活?!公司为了赶在12月28日开业,从12月中旬起,每天验收货物要到凌晨3点左右才能结束,第二天8:20还必须打卡上班。唉,这样下去,不出事才怪呢!”看着她浮肿的眼泡和没有一点血色的脸,我知道错怪了她,禁不住心头隐隐作痛……
      灾难终于在2000年12月25日降临,平安夜的一场大火,顷刻间夺去了309条人命,正在楼上加班的小妹,因为连日来劳累过度,没能逃离火海,不幸罹难。
      从天而降的灾难,彻底颠覆了我的生活。本来,还有二十几天,小妹就将披上美丽的婚纱,成为幸福的新娘,如今的现实让我如何面对?我该怎样对父母解释?怎么对亲朋好友交代?我感觉天塌了,地陷了,脑袋“嗡嗡”作响,茫茫然不知所措。当我从杂乱的现场辨认出小妹的遗体后,不忍年迈的父母目睹当时的惨状,带着当时在洛阳的所有亲人,给小妹换上一套昂贵的婚纱,第一个把她送进了火化炉。
      我坐在殡仪馆的台阶上抬头仰望,突然发现烟囱边13只小鸟绕着青烟上下盘旋、久久徘徊。我猛然意识到:13是我的生日,莫非是小妹的在天之灵在叮嘱我:大哥,我刚刚经历完我这一生中的全部苦难,没有享受到一天美好的生活,我屈啊!为了我们的亲人,你一定要忍辱负重,任何时候都不要向金钱和权势低头!
      那一刻,愤懑的天空是那样阴沉,那样昏暗,没有一点亮色,我感到自己的生命即将窒息……
      两个月后,我带领亲朋好友把小妹的骨灰安葬在邙山的一个陵园里,碑上铭刻着我拟定的碑文:


      在人间 是美丽圣洁的莲花
    在天堂 是善良可爱的天使

梅影三叠 发表于 2010-10-9 19:41:07
好作品,学习!
江山 发表于 2010-10-10 12:55:09
篇篇精品。认真学习
兰心 发表于 2010-10-10 13:04:55
好作品,楼主辛苦了。
赵日超 发表于 2010-10-12 12:41:03
一组好文章。文中对主人公形象的描写比较成功。感动。
沉默是金 发表于 2010-10-12 13:49:52
好文大家品
金矿 发表于 2010-10-12 14:47:42
好文章,欣赏
金矿 发表于 2010-10-12 14:48:22
感谢编辑慧眼识珠
12下一页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19-8-19 01:20 , Processed in 0.216417 second(s), 1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